九库小说 - 玄幻奇幻 - 虚空降临之拂晓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残魂噬身

第五十一章 残魂噬身

        第五十一章残魂噬身

        灰沙雾海笼罩在古老的幽冥欲界,漫长岁月中都难以见到生灵的踪迹。

        阴森诡异是这处世界的代名词,在那灰沙地下掩埋着无数过往。

        幽冥欲界是一处天地造化地,后来被久阴教的开派始祖用逆天手段连接圣地祭坛。由此作为久阴教的试练之地传承至今,只是这处世界已经封闭了不知多少岁月。

        此时,在这片灰暗世界的一个角落里。

        一个白衫青年面色痛苦的僵在原地,双脚缓缓的离开地面。在他的背后,有一个枯瘦的老人嘴角歪斜眼神不善。

        青年正是疑似被那厉鬼缠身的赵云,全身传来剧烈的疼痛和不适。脸上也因为用力过猛而涨红,只是呼吸也变得极为困难。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我这刚初出茅庐。天赐仙缘近在咫尺,就要在这凉了吗?”

        赵云此时心中焦急万分,表面依旧不为所动。各种对策都在脑中划过,可都是没太大效果。一时间不禁感叹起这次的遭遇,回并州遇到天外大势降临。天地异变而后灵气复苏,自己带着一些人从血灵潮中逃脱而出。

        现在自己又撞大运,进了这修道宗门内获得机缘。

        可是世事总是如此令人惋惜,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机缘巧合的运气总会有未知的代价。”

        危机之际也让赵云明白了这个亘古不变的道理,修行之路远比想象的要艰辛。自己的这般遭遇早在自己选择进入之时就注定了,没有什么一帆风顺。矢志前行便是走下去的理由,所有的风雨都要去想办法承受度过才能到达彼岸。

        想到这里赵云平复自己乱糟糟的心绪,继续想办法破局。

        “不行,我不能倒在这里。即便轩辕雪可能会有后手,但自己必须要有一定的资本。将自己的价值体现出来,未来才有更多的可能。况且仙道长路漫漫,连眼前这关都过不去还怎么登仙成神。”

        各种心思一瞬间划过赵云脑海,他眼神逐渐凝实。就算他在没有什么修道宗门的经验,但也知道天骄俊杰之所以与众不同。便是他们在各方面都表现的不同凡响,自己若是太过平凡那便失去了那引以为傲的天资。

        平常赵云不屑于争斗表现,低调是他一直奉行的原则。但在必要的时刻那就需要适时表现,不然那就不是藏拙而是真成废物了。

        “虽然看不到身后到底是什么存在,但根据对方传来的气息也是一个类似魂体的家伙。”

        赵云只能模糊的感知到背后有一个能量体,他无法在识海具现其身影。就仿佛身后是一片空白,不过他依照空气的变化隐约猜测是一个佝偻的人影。

        身上传来的压力越发沉重,赵云的意识渐渐感到一丝无力。

        “这是来自生命层次的压制,类似于高阶生命体对低阶生命产生的恐怖气息。显然对方的修为是高过我的,这也是自己难以反抗的原因。”

        念及若此赵云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一个未知的鬼怪盯上了自己。凡事必有缘由,这类邪祟对自己出手必然是有其目的。

        “是吞噬自己?还是夺舍躯壳?”

        不论是将赵云作为食物,还是一个魂体的容器。他的下场都非常不妙,很有可能当场就魂飞魄散。变成行尸走肉都是轻的,就算侥幸不死变得痴傻一辈子他宁愿去死。

        赵云识海内的灵火不断跳动,种子的神华能量被他缓缓引动。魂体的阴寒渐渐平复,烛火苗一般的灵火散发出耀眼的金光。

        “有效果!”

        舒爽的感觉再一次传遍周身,感受到灵魂深处暖洋洋的赵云顿觉振奋。立刻加快炼化种子的神华,模糊的意识也在迅速得到恢复。

        气海内的虚无灵气逐渐恢复了运行,在赵云意识牵动中缓缓的游动起来。先前近乎停滞的气血在灵气的冲击中再度汹涌起来。

        黄庭之府内两缕沉寂的久阴玄气在赵云恢复调息后开始运转,围绕着炁丹不断的飞速转圈。

        “人为万物之灵,修道至今我现在开发身体的秘藏的不足万一。修为实在是太弱了啊,时间也是过于紧迫。若是再给我熬炼下黄庭法,说不定真的修成身中鼎炉。到时也许会有抽江断流之神通,些许妖邪何足畏惧。”

        在轩辕雪提点赵云黄庭之密时他就在尝试研究,突破神光境时黄庭的变化也是令他感受极深。曾经的灵气在气海沉浮不定,虽有炁丹但也难以平定。而之前枯寂的黄庭在灵气入主后变得金光灿烂,虚无灵气在这里还能够进一步炼化降服。

        气脉运行每循环一次,赵云就会感到自身灵气的变化。那种变化极其细微,但身为灵气的主人一丝一毫的不同总会发现的。

        “咦~”

        “灵气的质量变得更为精细了,黄庭之府的熬炼的确与***不同。而且黄庭也在吸收那些灵能滋补自身,气血也在这一循环中得到了补偿。”

        体内的变化让赵云忍不住惊奇,就算现在身处危险境地可灵气的精炼和黄庭府带来的效果深深的震撼到他。

        以往的修炼并非不能提升灵气的强度,但那种炼化需要不断的周天循环。所花费的时间难以计数,何况提升的简直微乎其微。甚至说提升的时间不如赵云再去寻找突破之法,毕竟本就天地灵气匮乏的蓝星怎么能让他行这奢侈的修炼。

        现在这黄庭鼎炉熬炼内息,灵气周天循环之后经过黄庭一锻炼化。再回到炁丹收服,这一过程说起来漫长,但其实也就比平常的调息多了一个步骤。所花的苦功远远超过之前的修炼,虽说有境界突破的关系。可肉眼可见的提升,的确不是以往可比的。

        “当真是旷古大教,些许边角料就能让我等散修望尘莫及。”

        赵云再一次感叹久阴教的强横,同时也有种屌丝看到土豪的那种难受。

        不过他这时的目光锐利有神,体内灵气的运转彻底恢复了。他发现渐渐掌握了身体的主动权,能够与那诡异力量抗衡了。

        魂光无量璀璨,种子的神华在赵云的不断吸收中得到了相应的体现。此时他的灵火照耀在识海内,火苗越发纯粹。那诡异的阴寒气息已经无法作用到他的神魂了,现在要做的就是彻底恢复行动将背后的那个存在干掉。

        在赵云加快炼化的速度时,背后的那个佝偻的老人似乎也发现了异状。

        那双凹陷的眸子中散发出了更多的幽光,狰狞的面容看上去越发渗人。

        老人垂下许久的手臂在这一刻动了起来,瘦骨嶙峋的手掌仿佛森森白骨。就这样向着赵云的脑袋探去,后者也在这一刻感到前所为有寒意。

        “靠!”

        赵云只感到全身汗毛战栗,这一刻的危机感远胜此前。立刻将灵气的调用加快,他的身体就快能动了。

        当然,着急并没用。

        眼看背后老人那双干枯的手掌就要触碰到赵云时,终于恢复了身体的掌控。

        光华闪动间身形爆射到了三丈开外,在那股最后的生死危机中赵云觉醒了潜力。同时爆发了炁丹内的巨大能量,最终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呼~呼!”

        此时的赵云大口的喘息着,胸口起伏如风箱起鼓。空气在这一刻变得那么清新自然,活着的感觉是那么奇妙。

        不过赵云并不能放下心来,眼神瞬间锁定刚刚所在之处。

        入眼所见是一道虚幻的人影,如同之前在航站区见过的阴魂虚影。那是一个佝偻的枯瘦男修,一身打扮古旧与电视里的古人相差不大。苍老的面容狰狞而无色彩,看不出任何的神情。他的手臂悬在半空,幽光闪烁的眼眸静静的盯着前方。

        赵云的消失好似出呼意料,佝偻老人没有继续动作。僵楞在原地,歪斜的脑袋轻轻摇动。

        眼见如此诡异的魂体虚影,赵云右脚后撤半步缓缓退开将身形淹没在灵气雾海中。

        “这是阴魂?”

        佝偻老人凌空而立,浩瀚灰沙雾海依旧翻滚汹涌。根据一番接触以及现在的观察,赵云有很大把握猜测眼前的老人虚影是一个阴魂之类的魂体。

        虚无灵气遍布周身,这一刻的赵云将全身气息降至最低。并且引动虚无印记内的本源之力,天地间的能量顷刻间汇聚起来但很快消失踪迹。

        在虚无之力的笼罩下,赵云潜藏道暗处悄悄观察不远处的老人虚影。

        那失去目标的佝偻老人依旧没有离开,闪烁幽光的眼眸渐渐变得晦暗。僵在空中的枯手也慢慢放了下来,只是行动迟缓的真如耄耋老人一般。

        诡异的力量也随之消散,赵云感知到了空气中的阴寒正在逐渐散去。盯着阴魂老人眼神闪烁不定,他有些拿不定主意。想动手但是又考虑到这佝偻老人的实力,他现在虽然恢复了行动。可那老人的威慑还记忆犹新,自己一时不查便中招了。若是再主动招惹,万一再栽个跟头那可是自寻死路啊。

        “这老人像是游荡的厉鬼,先前的袭击有点像是下意识的行为。由此可见这个灰沙世界内的恐怖程度,自己当更为谨慎行事。可就这么放过他,我心难安啊!”

        赵云对他进入的这个世界感到非常的危险,才进来不久便遇到这等凶悍的幽灵。若是碰到更为诡异的存在,自己又将怎么应对。

        而且这老人刚刚袭击他,这一点让赵云非常不爽。就是这家伙差点让自己身死道消,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善罢甘休。虽然修道多年,养气静心磨练大部分的火气。但他可没有以德报怨的心性,武者争锋依旧存在他的骨子里。

        “现在就敢偷袭贫道,以后莫非就要吃人了。除魔卫道是我辈修士的天职,待我考察一番。若是能够降服这邪祟,此事当为大功德。”

        左思右想赵云还是对这老人行为表示不满,不讲武德偷袭一社会小青年。虽说你是前辈高人,但都西归了还不安生点。就让自己超度亡魂,也是后辈的一些心意。

        佝偻老人也并没有离去,而是停留在原地随着雾霭沉浮。

        实力的差距让赵云只能小心意义,他想的很多可也得考虑这老人目前的状态。毕竟他还没完全脱离危险,谁知道这老人有没有暗中瞄准自己。

        想到这赵云也按捺住就此离开的心思,也许刚一动作老人便偷袭自己呢。眼下可不能光看表现形式,这阴魂并非陷入沉寂状态。刚刚的袭击可能是自己触碰了忌讳,招惹出了这等存在出来。

        “难道是那具枯骨?也许吧,看来是功课做得不到位,没给你办超度法事啊!”

        赵云也在思考这幽魂的来历,一时间也不知道具体的原因。自己一路走来也没搞什么花样啊。虽然可能是来自那个埋葬的古修,可不一定是他啊。衣着服饰和身形都不像,但若是游荡在这片世界的厉鬼那就恐怖了。

        同时这道阴魂的诡异始终让他不太放心,寻常凡人遇到鬼怪都缠着不放极难脱身。现在他遇到的可是一个正儿八经的修士残魂,岂不是要不死不休了。

        “修士残魂在这阴煞地界倒是能滋养出鬼物,毕竟修士神魂之强盛远胜凡人。即便是光靠尸身残魂在很多年后都可能自行诞生灵智邪祟,这老人的出现不足为奇。难怪修士界动不动抽魂炼魄的,这若是不能魂飞魄散,他日倒是真可能卷土重来。”

        一时间赵云更加感到修行路的难,往后的争斗恐怕没有那么平静了。这老人的残魂也许是机缘巧合留下来的,毕竟曝尸荒野显然不是正常坐化。修士间的争锋自然不会留下隐患,毕竟万一杀敌不死往后的日子可不会太平。

        潜藏的赵云暗暗观察老人的动作,从袭击自己在到如今的僵持状态。这老人明显没有太多的意识,或者说所行所做皆是阴魂的本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