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库小说 - 玄幻奇幻 - 虚空降临之拂晓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姐姐的床

第四十三章 姐姐的床

        第四十三章姐姐的床

        浩瀚无垠的星空,一座古老的祭坛屹立其中。

        九层楼台神祠映照五彩神光,岁月的腐朽依然无法掩盖曾经的辉煌。

        “我的身份是久阴圣女,但其实很多事情我也无从得知。很早以前我便被长辈封印沉睡了,而那时候大世还正常的。”

        轩辕雪面露苦色,神情之中带有浓郁的悲伤的难明的情绪。她是被迫封印的,没想到这一封就是沧海桑田。等她醒来所有的一切都成为过眼云烟,往日昌盛繁荣的久阴山独留下她一人。

        那段不为人知的古老岁月,埋葬着数不清的惊世秘闻。

        无论是轩辕雪所在的久阴山,亦或者其他古老的仙道宗门。在那风雨飘摇的年代中都过的战战兢兢,甚至不得不出此下策将自家传人用逆天之法封印起来。

        “他们都去哪里了?修仙者在你们那个灵气充裕的时代,也无法做到长生吗?”

        眼前靓影眸中闪动点点晶莹,绝世的容颜凄楚动人。赵云不自觉抬起手,如鲠在喉难以言说。修士的修行目标不就是为了长生吗,追求天地之道,一生逆天而行。可叹在这一世追寻恐又终是梦幻一场,现在赵云的心也有些动摇。

        “不可说,我也不知他们去了那里。前辈们的布局争斗,我也只是其中的小辈而已。”

        “那等恐怖的天地大势降临,也许是浩劫,也许是大战,也许是寻找出路。”

        轩辕雪秀眉一紧,缓缓的盯着九层高台上古老祭坛。五色彩石砌成的圆形土台,围绕着高台上巨坛,一圈又一圈层层接近。

        迎着轩辕雪的目光,赵云也顺眼望去。横陈星空的五色祭台,赵云眼神恍惚。这种在典籍之上极少描绘的建筑,以他的见识自然很难去知晓其来历。

        《河洛书》记载:“太极一气产阴阳,阴阳化合生五行,五行既萌,遂含万物”

        “五色石块,五行属性。阴阳化五行,五行生万物。这五色石代表时空的转换,那些铭刻其上的神秘图案应该就是空间的纹路。”

        赵云虽然不太懂得奇门之学,但大道相通。易理之中游走于诸子百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祭坛的五色石和五行相对应,这处二次元的空间开辟在星宇。作为星空祭坛若是连通那所谓的道路,这边是坐标之一。就像空间的定位坐标,这处祭坛便是连接外界的传送锚点。

        “懂得不少啊,那些石壁上的刻图便是大能留下来的空间阵纹。”

        正在赵云低语之时,前方的轩辕雪不禁侧目望向他。作为后世缺乏仙道传承的蓝星修士,不要说这些涉及时空大道的阵法,本身的修炼之事便能让人困惑一生。这个青年能够在这个时代率先觉醒,不仅仅是天赋,自身的努力和眼光足以傲视同代天骄。

        即便放在仙古前,这些时空阵基也少有修士明悟。阴阳五行跟时空的转换可不是轻易就能通晓的,凡是能领悟一丝都能在修为上更进一步。

        “碰巧猜的,时空奥义何其浩瀚,非我这等小修士所能洞察。”

        听到轩辕雪的悦耳铃音,赵云轻笑出声,言语之中充满了对天地的敬畏。环视四周星河,广博不知边际。自己渺小如尘埃,怎能懂天地之辽阔。

        “有时候往往就是机缘巧合才能成就一番不凡的伟业,自古以来那些天材地宝的发现皆是修士先辈一次次的探寻才发现的。无人做那些违背常理的事,又怎么能发现那些不为人知的天地奥妙。”

        靓影对赵云所说不置可否,清冷的话语回荡在后者耳旁。

        古有神农氏遍尝百草,将天下草木的药性一个个品食而出。正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后世人所能知晓的往往皆是在众多前人的摸爬滚打中。他们一点点学会了解的,而能够有幸传到天下人耳中又要经历诸多磨难。

        “世人不知天险行路艰辛,若非先人身体力行留下众多山川图册。后世人才能借此继续开辟前路,都是踏着前人尸骨而行。”

        念及此处,赵云不经感慨万千。修行之路不也是如此吗,没有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怎么会知道蟹肉的鲜美。

        没有第一个人尝试触碰仙道,怎会有前仆后继的修士舍命相随。终其一生与天争夺那一线生机,何其来哉。

        “世间大势如浪潮,生与死间轮回不止。春去秋来往复循环,文明的兴衰成败亦是如此。”

        轩辕雪慕然看向赵云,凝雾美眸中点点涟漪闪动。每个时代都会有朝霞与黄昏,即便是仙神并起的那些岁月。随着诸神的陨落,纪元之光也会随之落幕。

        “长生不老不代表永恒不死,即便古圣先贤也无法逃脱岁月留下的痕迹。运道昌隆也不过十二之数,圣者千年可留名青史。”

        随着不断深入祭坛,赵云也怔怔的望着轩辕雪流光的背影。世间一切从来不是那么美好,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

        成圣的古贤寿命千年已经是天大的荣耀,昌盛的上古大教也才是十二运。一运三百六十年,不到五千年的岁月。

        “九层祭坛,下三层便是久阴山诸位宿老留刻传承的地方。当然这些很多是那些前辈自身的心得,真正的久阴真经在中三层。”

        轩辕雪停下脚步两人现在已经来到了祭坛前。古老高大的祭坛凌立岁月而不到,浓郁厚重的压迫感扑面而来。

        走到近前赵云才更清晰感受到这祭坛的威势,那种凌驾于九霄之上的宫阙神殿。虽然是祭坛,却更有那种无法言说的肃穆之感。

        赵云闭上眼可以想象久阴曾经的修士大能,在此处进行盛大的祭祀典,那些超乎常理的圣人存在讲经说法。

        四周的空间中散发着铿铿的强劲力道,那是修为极高的修士大能留下来的道韵。空气中依旧残留淡淡威压震撼着赵云,这是修道以来第一次体会那种窒息的感觉。

        那是从灵魂上传递过来的威势,虽然在虚无空间遇到那位神秘的黑袍老者。但由于种子的存在,自己也不是亲身与老人相见。对方与赵云不在一个世界里,说起来是隔着无尽时空的匆匆一撇。

        “想要获得传承变要看你的本事了,下三层和中三层你都可去得。如今不再是末法之前的久阴,整个洞天只你一个传人。不过还是提醒你,贪多嚼不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法。融百家之长是好,但容易陷入他人的泥沼。”

        “没有时限,若你获得真经便能去上三层,我在九层等你。”

        轩辕雪的靓影闪动着流光,看着赵云嘴角上扬。以往这传承的获得是有时间限制的,不过现在也无所谓了。

        就便宜这小子了,你们不是说他是天命吗。那我便全都给他。昔日里一个个将毕生所修视若珍宝,现在被这新时代的小天才获得也不算埋没。

        想到这里,她那双秋水美眸都洋溢着些许看不见的神彩。毕竟整日面如寒霜的仙子,能够笑笑就很稀奇了。

        “全凭姐姐做主,赵云三生有幸。”

        听到轩辕雪的轻松悠哉的话语,赵云心中咯噔一下,突然感到有些不妙。偷偷瞧了眼光影中的仙子,脸色顿时有些僵硬。对方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尤其那双眼睛感觉都能吞噬他。

        说的好听,让自己随意就好。中下六层随便逛,但真经就在中三层内。自己能不能领悟还是一回事,而轩辕雪说传承得到真经才能去上三层。而她还在九层等我,这意思就是必须学会。而且还得速度,给这祖宗等急了还不知道要干嘛呢。

        “姐姐上楼稍候片刻,久阴之法博大精深。何况缘法很重要,若是不能领悟也是赵云无缘。”

        赵云朝轩辕雪拱手,面上如沐春风。得先稳住这老姐,待吾进去查看一二。了解这传承处的虚实再说,不行便求教种子大人。

        见到赵云这番作为,轩辕雪淡淡一笑。示意他自行探索便是,随后流光绽放。白色的靓影化成一道虹光消失在原地,仔细观察还是可以发现点点星光飞向了九层之中。

        “呼,走了也好。自己也不用束手束脚的,真是个不得安宁的祖宗。”

        直到光影消失,赵云才长出一口气。与这轩辕雪待在一起,无论是辈分还是实力都让他不太自在。何况又是绝色之姿的仙子,赵云难免还是要被牵动心神。

        留自己探索也好,毕竟有主人在赵云也不好妄动这里的东西。这里的宝贝可不少,轩辕雪说的传承之地可不简单。

        而是陨落坐化时留下的传承之所,那些前辈高人不仅会留下神通道法已经毕生心得。也许还会留下其本命法宝,若是在此能得到一件神兵利器那绝对不虚此行。

        想到这,赵云背后那柄玄铁剑越想越腻歪。轩辕雪一直冲我笑,不会是瞧见我背了一把这么个破剑吧。

        “不行,修士行走天地间。不说要人前显圣,至少不能丢了蓝星当代英杰的脸。”

        想到这迅速把玄铁剑收了起来,自然是去了种子那个虚无空间。他也不会随意丢掉,毕竟再废也是把灵器。自己不用留给李大爷他们也行啊,而且阿文他们说不定也需要呢。

        “小云子,你又丢垃圾进来。真是的,就不该这么轻易听你的。”

        “种子大人息怒啊,您也知道咱出生贫寒。蓝星现在可没什么仙家宝地,这些孕育灵能的宝物,有一件是一件。您未来可是诸天万界的无上至尊,蓝星也是您的啊。不能光我出力呀,您老能帮就帮啦。”

        在赵云刚刚将玄铁剑收进虚无空间,一声青涩的骂声就传来。此前在赵云软磨硬泡之下,种子答应可以帮他存放东西。赵云通过识海沟通使用种子的神华,如此便可将东西摄取到虚无空间。

        不过种子可不干,作为傲娇的种宝宝。玄铁剑这么垃圾的东西,放在面前简直是难以忍受。毕竟谁没事放一块砖在家里,种子可是天地间最为特殊的存在。

        但赵云却早想到对策,这种子大人最喜欢听别人吹捧它。果然在赵云一阵半忽悠半哄下,种子勉强才接受。

        “哼,看在小云子这么体贴的份上这次就不与你计较。不过嘛,你现在进入的这地方可是有好东西哟。”

        “那个白色的女娃娃躺着的那张床不错啊,赶紧去给我讨来。”

        听到种子没意见赵云才松口气,结果脑海里种子的下一句话差点让他栽倒。这里有好东西他当然知道,毕竟是久阴的传承圣地。

        去跟人家要一张床是什么啊,赵云脸色有些僵硬。说实在他宁愿去翻那些沉睡起来的久阴老祖们,也不想去招惹轩辕雪。让他去跟轩辕雪讨要她的卧榻,怕不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咳咳,你在说什么呢。人家的床再好咱也不能要啊,真是的,我看种子大人您是在虚无空间没着落。等我出去我就去给你寻一床最上等的席梦思,保证种子大人躺着舒舒服服。”

        “小云子,我可没没骗你。她那张床可是有大讲究,能扰乱时空的材质。你不是跟那女娃儿挺投缘的吗,我看她对你好的不得了。”

        赵云干咳出声,连忙劝告种子不要动歪脑筋。况且那是人家轩辕雪睡觉的地方,是自己能惦记的吗。想到这脑海里浮现了那幅隐藏在光影之中的仙容,轻纱薄雾难以看清。

        沉浸美好之中但很快被种子的叫嚷打断,让赵云苦恼不已。自己就算有那心也没胆子啊,那祖宗太可怕了。自己没过往生桥就想着给自己立祠,陪她那只傻猫玩儿。要是知道自己还惦记她的床,怕是真的还没渡天劫就死于非命了。

        “再说吧,我要先获得久阴传承才能去九层。这种末法之前的大教传承可比什么都重要,借此机会也能让我对古今的修炼法有更细致的对比。”

        赵云不再理会种子,抬脚踏入祭台古祠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