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库小说 - 玄幻奇幻 - 虚空降临之拂晓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炼魂师

第十二章 炼魂师

        第十二章炼魂师

        周庸和贺云飞在机场河周围,开展了一系列的测试。也得亏周庸是个老学究,奇门中的种种异术信手拈来,很快教与贺云飞试验学习。虽然大多术法还是失败,但控制血灵以及血灵本身两人已经大概弄清楚了。

        随后两人想办法离开,可机场大桥附近的车辆也都不能开。黑雾遮天,光能车自身的储备也消耗殆尽。正巧遇到一路巡查,不出意外巡查被袭击了。两人找了辆还能启动的巡查车离开了航站区,期间遭遇大量红影,让他们的经验越积越多。知晓控制血灵之法,想要控制除了施控人本身的灵魂具备一定强度,对血灵的要求也很高。路上的他们刚巧感应这个服务区有血灵波动,便驱车进来寻觅。

        “周老师,我们到停车场看看,那边好像有人。”贺云飞气息恢复平稳,起身招呼周庸。

        周庸闻言神色一动,看向停车场时眼眸中多出一些期待。他们在这些天的活动中血灵遇到了不少,但活人还是没见过一个。

        “有人吗,血灵犬已经被消灭了,你们可以出来了。”

        两人向停车场招了招手,但脸上依旧带有警惕。贺云飞站在车前冲停车场内喊话,周庸持枪在旁观察着车内的动静。

        “周铁蛋,是你吗?我是王伍。”蓝色的小轿车打开了门,王伍从车内探出身子。喊出周庸的小名,向两人示意。

        “哈哈,王二狗,你还活着。其他人怎么样,出来吧,不要害怕。我们都是正常人,血灵犬已经被处理了。”周庸听到王伍喊他铁蛋,眼角有些湿润。大笑回应他,告诉王伍他们自己不是血灵。周庸和王伍是一个村的,小时候生活在一个大院里。铁蛋二狗是他俩的小名,这名字就是张雅都不太清楚。

        王伍闻声也不再躲藏,下车跑向周庸。两人喜极而泣,互相拍着肩膀。不断询问过往的境况,经历生死考验。短短两三天,简直度日如年。其他人见状也放松下来,缓缓跟下了车。

        “老周你呀的真是命大,哈哈哈,伍哥这两天为你没少掉眼泪。”

        “周大哥,就知道你活着一定可以找到我们。”

        刘能也快步走到近前,两人热烈拥抱。仔细打量对方,过得不算寒碜,全都相视一笑。张雅眉开眼笑,老大哥活着比啥都高兴。周庸爱屋及乌对张雅是当亲妹妹看待的,关系自然不是一般的好。

        一群人相见大喜,决定暂时在这服务区驻扎下来。血灵犬被清理,这里短时间是安全的。而周庸两人最近四处游走,对周边的境况大体了解。正好贺云飞也需要休整恢复,就在这服务区刚好可以避开周围的恐怖。

        血月的夜色依旧美丽冻人,服务区被众人清理出一片空地。一群人围绕着篝火,畅谈近日的种种离奇。

        “如此说来,这血灵的确是可以被控制的。贺小哥天赋异禀啊,在没有丝毫准备的情况下,灵魂就可以强悍的挡住凶灵的侵蚀。”李无名不断抚须,那速度看的一旁的宋茜都有些呆愣。大爷别激动啊,胡子都快撸掉了。

        “李前辈过奖了,我就是运气好而已。嘿嘿,全靠周老师指点,不然我也不知道如何收服血灵。”贺云飞摸了摸脑袋,露出腼腆的笑容,与方才那个操纵虎影血灵的青年判若两人。

        “哈哈,好孩子。我只不过是引经据典而已,你自己领悟不了也没办法。最为重要的是你的命格,这也是你的灵魂格外强大的原因。”周庸轻拍贺云飞的肩膀,言语之间也是不吝啬赞美之义。

        通过一番交流,众人也大概了解了各自的遭遇。通过周庸介绍,大家也知道了贺云飞的名字。他是今年京州大学的新生,准备前往京城上学。结果刚到机场就遇到天灾,醒来之时就遇到了周庸。

        周庸两人也通过刘能介绍认识了赵云等人,而李无名跟周庸一番交谈之下顿时只觉相见恨晚。周庸是京城的世家子弟,家传奇门。而李无名报出师门之时也是感叹缘分啊,李无名的师傅竟然是周庸的二伯。周庸的父亲在家族排行老三,按照规矩还得叫李无名一声师兄。周庸的二伯在新历战乱时因为某些事让家里闹翻了,跟父亲经常意见不和。赌气离家参军了,后来拜入道宗就一直没有回家。

        “李师兄,二师伯那些年过得如何?大师伯和我爹常常念叨他,爷爷临死都在想愧对二师伯。不该说那些狠话,赌气一辈子不见他。一个人在外面孤苦伶仃的,有啥事不能回家好好说。”周庸不断叹息,二伯年轻时候浪荡不羁,经常肆意闯祸。有一次做的过分,家里安排的婚事逃掉不说,还造谣人家女方品行不端。被他父亲狠狠的教训一顿,当着诸多名流的面数落他的种种不是,说他一辈子不成器。不配当他周家的儿子,家族都因为他蒙羞。结果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了,二伯扬言要向他父亲证明自己不靠家族一样能让家族以他为荣。这一走就是一辈子,到死也没在听到他的消息。周家上下以为他已经死在战乱中了,逐渐将他忘却。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师父一心向道。这辈子都不近女色,到死都没留下子嗣。不过师父说过,他没有怪过任何人。他不愿回去,也是不想再打扰他们。知道他们各自都过的很好足以,他自己不值得别人挂念。”李无名喃喃自语,抬头看着天中的血月。他脑中回想起师父常常一个人在月夜下观望星空,不知是否是在思念他的家人呢。

        众人神情有些恍惚,一顿饱餐之后大家也都收敛了情绪。周庸和李无名开始论道讲座,王伍和刘能在一旁似学生般认真听讲,时不时插两句话。张晓浩则手握铁铲,自告奋勇精神嚯嚯的巡视守望。贺云飞在离众人稍远一点的空地上盘膝而坐,黑白之色的光影闪动,他需要尝试温养血灵。远离人群,怕显露的气息一不小心伤到别人。他现在的血灵状态不稳定,力量控制不住,稍不注意还可能反噬自身。

        “这孩子生于102年七月十四子时刚巧是中元节,天生招鬼的命。巧的又是当年是阳年阳月阳时阳刻,纯阳之体,这命格又是出奇的硬。将来常会身处险境,虽然能逢凶化吉,却也是苦命娃啊。”

        周庸担忧的看着贺云飞,内心对这年轻人既感慨又叹息。他算过贺云飞的八字,生在中元节的纯阳之人。这种人一生注定不会平凡,就像这航站区的血灵潮。他不仅活了下来,还率先掌握了血灵。这一点即便是赵云和李无名都拍马难及,别看他们逃得很鸡贼,还超度过阴灵。但这与贺云飞的神通手段想比不可同日而语,力量唯有掌握在手里才能翱翔九天。周庸和贺云飞两人便敢在这血灵密布的机场区闯荡,而赵云一群人也只敢小心翼翼的行动。服务区的血灵犬,若是周庸两人未到场他们一行可能就会有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同样在一个角落里,赵云此时盘坐在地上沉思。而他身边还坐着宋茜小妹子,一脸好奇的盯着他。她两手托腮,卡兰芝大眼睛一眨一眨,似乎想从赵云脸上看出朵花。赵云则旁若无人的开始审视自身,手掌摊开那多虚无的莲花印记在他沉思间若隐若现。

        脑海中那个黑袍老人和种子的身影再度浮现,那等存在都在寻求的种子啊。你到底是什么,魂种?跟灵魂有关吗,赵云不断的回想虚无世界的种种。我当时应该是灵体,也就是灵魂去到那个世界。种子的光华照耀着我,灵身不断强大舒适。应该是我在超度法事上施用自身精力加持,灵魂体也跟着大量消耗。在昏迷时种子将我拉入虚无世界进行恢复,现在想来赵云都有些后怕。如果没有种子,现在应该醒不过来了。单纯的法事应该不用如此,该是和那部道宗仙经有关,飞空之音。应该是诵经过程中,碰巧施展出那一下的不同。当时似乎有些恍惚,车上的人也是在那一霎恢复了神志。

        看来那部仙经需要研究研究了,据传说那部仙经不光夺天造化,还能帮助修行。若是能领悟,未来该是一大助力。不过这样一来,那超度法事今后就不可随意了。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自身实力差。灵魂羸弱不堪,这对于未来的处境很不妙。必须尽快修行,李大爷说我具有道行。这道行应该不只是指灵魂方面,那贺云飞能控制血灵除了灵魂强横之外,据说还有一块家传的宝玉护身。自身的纯阳命格也是他能逢凶化吉的主要因素,这么说来天赋资质还是太重要了。一步慢步步慢,必须尽快突破,确定修为前路。

        “云飞将他的控制血灵之法,称为炼魂。我跟他这些天的研究也得出,血灵和灵魂虽然有差异,但炼魂之术确确实实脱胎于灵魂之法。而且这炼魂二字名副其实,不仅可以炼阴魂,还可以炼阳魂。此道法夺天造化,心术不正的人若是拿去施展很可能为祸一方。我现在突然明白为什么道不可轻传了,一个是道的珍贵,另一个就是这道法在施道人的手中会变换莫测。心善大爱手中就是仙,在大奸大恶人手里就是魔。”

        炼魂之法虽然强大无匹,但这跟枪炮一样。用得好能保卫自己,用不好就会自取灭亡。周庸长叹一口气,人类的未来究竟还有没有希望。

        “新历之前,人人自危。据史料记载千年前有两个超级大国,为了限制对方的发展搞军备竞赛。自此就开始了无休止的纷争,后来其中一个大国倒下了,过度的军事生产对经济社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虽然这个国家的军事实力依旧问鼎蓝星,但最终还是沉眠下去。另一个大国从战胜的喜悦中一发不可收拾,四处发动战争,买卖军火,弄得到处乌烟瘴气。”

        李无名闻言不断摇头,蓝星的当下就是真实的写照。千余年过去,如今蓝星再也没有争霸,但浩劫的惩罚依旧存在于每一个人的心头。

        “当年两国争雄,沉睡的东方古国苏醒了。他想要拯救这个愚昧的世界,奈何人类早已忘记了自己的初衷。核弹的不断储备,国际形势的日趋复杂。加之末世瘟疫席卷蓝星,地震海啸,到处都是天灾人祸。就在那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一个久经屈辱的小国崩溃了。蘑菇云率先覆盖了西域风情,随之美丽海洋化为泡影。东方神土迎来天火,当真是人间炼狱。随后倾盆大雨连降数月,蓝星气温陡降,核冬天来了。”

        “这一晃就是八百年岁月,人类文明还在。又经历两百年挣扎起伏,蓝星议会取代了联合国会,三大帝国成为了蓝星最终的话事人。战争从此不再,新的历史从此书写。”

        王伍盯着眼前的篝火,眼眸中尽是红色的追忆。薪薪之火,代代相传。

        “既然是炼魂之术,那就叫炼魂师吧。以师为名,希望未来的炼魂之人可以当得起这个称号。”一群人激动万分的讨论着,李无名更是直接将修炼炼魂术的人称作是炼魂师。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作为浩劫中率先觉醒的神通异能,相信未来必定会大放光彩。

        血月映照当空,黑雾渐稀渐浓。这个地方仿佛是阴灵的乐土,凡人生存处境堪忧。诸如贺云飞这样的人诞生,是物竞天择中经历生死考验而获得的回报。正如炼魂师之名,人炼魂,魂炼人。炼魂师在收服阴灵进行炼化的过程中,亦可能被阴灵吞噬自我,最终身死道消。经历生与死的磨练之后,才最终具备炼魂之能。

        炼魂师的出现或许只是浩劫中的一道浪花,可每个人都期待未来能掀起怎样的滔天巨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