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库小说 - 玄幻奇幻 - 虚空降临之拂晓在线阅读 - 第八章 意念通灵

第八章 意念通灵

        第八章意念通灵

        修理厂旁的空港大道上,赵云和李大爷重新开始了超度仪式。

        他们已经知晓自己仪式失败的原由,重新商议之后。两人得出结论,需要寻找一样招魂之物。同时必须意念通达,需要凝聚精气神来加持到仪式中。

        “祷告神灵,心念要诚。所谓心诚则灵,因心诚才有灵。有灵而和于天地,神灵才会感应。我们的仪式才能运行下去,不然空空超度是没法开往生去处的。李大爷你试试将心神加持到四方神位,也许会有奇效。”赵云此时宝相庄严,心神寄托于香烟之上,双手舞动之间竟多先前没有的一丝韵味。

        “这这这,真的有神意加持,赵云你之天赋真是令老朽惭愧。既然弄清缘由,那我们就继续仪式吧,请送往生之人,愿来世不受业报之苦。”李无名将信将疑,一番尝试之后,招摄时竟多了一种感应。自己仿佛融身天地,手上的铁锹不再沉重,举手投足都是从容不破。见此不再耽搁,借着此刻的意境开始超度仪式。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站吾台前、超生他方、来事报业、由汝自招。

        敕救等众、急急超生、敕救等众、急急超生。”

        李无名再度念唱往生咒决,而这一次不再像之前的毫无声色。一道无形的波澜以两人为中心朝四周散开,车上的众人都只觉脑中一激灵。半空漂浮的血影阴魂开始有了反应,不断颤抖,身体不自觉的向法坛漂浮。当然,阴魂还是带有挣扎的,那个被栅栏贯穿的女车主人此刻发出无声的嚎叫。场中两人听不到,但都感觉刺耳异常。耳朵像是被针在刺扎,两人脸色有些发白。虽然脑中预想过无数场景,但实际操作中还是紧张异常。不过现在两人高悬的心可以放下了,阴魂已经有了反应,接下来就是诵经,为其洗去业障指引轮回。

        “赵云小子,诵经就由你来主持,你之道行比大爷还深厚。真是不科学,难道是我天赋低劣,灵根下品?赵云,诵经这关是重中之重不要懈怠,关乎这些阴魂的往生路。这度人经号称道宗之源,你就用你刚才所说的方法诵唱即可,诵经时加持自身的精气神。也许可以发出飞空之音,洗涤这些阴魂来世的罪业。”李无名放下“法器”大口喘息,向赵云指出下一步的仪式,让对方来主持。他是没想到,赵云这年轻人竟然有道行,而且还不一般。如此正好,将接下来的诵经交给对方,他的身体有些撑不住了,方才还担心因此会让法事出现差池。

        赵云闻言只当赵大爷体力不支了,也欣然点头。他其实也想亲自试试的,不过也不敢大意。法事不可儿戏,便是又去询问李无名当中细节。调整好心绪,焚烟祷告,诵经开始。

        奏告天地四府,颁降太上拔亡生天勅赦,唪诵度人上品妙经,解除生前过失神节。

        人道渺渺,仙道茫茫。

        鬼道乐兮,当人生门。

        仙道贵生,鬼道贵终。

        仙道常自吉,鬼道常自凶。

        高上清灵美,悲歌朗太空。

        唯愿天道成,不欲人道穷。

        北都泉苗府,中有万鬼群。

        但欲遏人算,断绝人命门。

        阿人歌洞章,以摄北罗酆。

        束诵妖魔精,斩馘六鬼锋。

        诸天气荡荡,我道日兴隆。

        嘹亮的诵经之声在空港大道响彻,诵读之初众人也回忆起这篇度人经,脑海中一幕幕都是舞剑的白袍道士。李无名须发随风飘动,看着赵云的眼神愈发的精彩。车上的张晓浩激动的全身打颤,看着场中赵云高歌诵经,自身也不自主跟着吟唱。宋茜则是睁着大眼睛,脸色有些发红。看着赵云长身而立,举手投足都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其他人也不外如是,就是刘能和王伍夫妇都静静的看着赵云念唱,不知为何越听心神越发的宁静。

        赵云对周遭一切置若未闻,诵经至少要十遍,而他全神贯注在诵经中。第一遍时没什么感觉,但随着诵唱继续,精气神前所未有的舒畅。而周遭车上的红影也在诵经时不断向法坛前汇聚,仔细观察他们身上的红色在渐渐淡化。

        突然间黑雾翻滚起伏,血月也像要被遮掩。而赵云诵经过半,四周的阴魂尽皆汇聚到赵云两人设立的法坛前。阴魂不再表露挣扎之色,红光也在淡化中逐渐显露出阴魂本来的模样。可以看出他们表情中显示的各种复杂表情,每当赵云诵经一遍,他们眼中的清明就多一分。

        空港大道现在发生的这一幕已经难以用现今的认知来解释,事故车辆中间一老一少在一个用破木板搭建的法坛前进行超度法事,为这些逝去的车主人送行。

        随着赵云不断诵经,不光是场中的红影阴魂发生了变化。车上的众人也被道宗仙经的妙音影响,内心的不安在这一刻消散无踪。他们都是平凡的普通人,在遇到这些阴祟之物时虽然内心强大,但或多或少会受到阴魂的刺激。魂不守舍是人之常情,加上黑雾内本就不见阳光,阴气侵扰对羸弱的灵魂都是极大的刺激。阳气衰弱,长此以往,即便安全出去也要大病一场。此刻度人经在赵云意念的加持下,发挥常人难以得见的神效。度人经不仅可以渡往生之人,还可以度在世之人。洗涤灵魂,去病伐秽。道宗传说这度人经元始天尊在诵读时有生死人肉白骨之效,化腐朽为神奇之能。

        当然赵云一介凡人比不得仙人,但此刻却有一道浑然天然的声音发出。那声音听时无声,只有短短一霎。但是在场众人都只觉整个人都升华了,一直以来在黑雾中的不适感都在此刻消除。车上人发觉不对劲,抬头看向天中血月和黑雾,血月依旧凌空,黑雾仍然还在。

        在黑雾中的人都会有一种压抑的不适感,明明气温不低但就是感觉很冷。来北山省时都是穿半袖的,自黑雾出现后都自觉穿上了长袖。除了保持体温,还有就是多一些安全感。在这种灾难面前,多穿点好歹能多一些安慰,也不容易受伤。

        “你们也有类似感觉吗,自从遭遇血灵潮之后,我就有一种心悸之感。起初我还认为是精神过度紧张,现在看来另有门道。”王伍不知何时走到了仪式前,看着还在继续法事的赵云两人。而车上的人突然都从车上下来了,看向空中的红影虽然依旧有些害怕。但这就像突然看到丧生的人一样,毕竟逝去了,没经历过得人想要适应还是需要时间的。他们朝车主人的身影拜了拜,这些都是不幸的遇难者。自己是幸运的,现在尚且能有机会送别人最后一程。

        “伍哥,时代变了啊。其实作为天朝帝国的大学导师我们不该说这样的话,但是我想说有些东西真的被我们遗忘了。看看现在的蓝星,科术飞速发展,但人们的内心早已被利益所侵蚀。科学不该是具有探索精神吗,一味的否定自己,阉割自己的思想。科术的创造力越来越大,但是创新力越来越小。市面上一半的产品都是复制粘贴的几何体,实用性越低,价格越高。新历到底是好还是坏呢,听说新历前支持自主研发,所做若是利国利民都会宣扬鼓励。”

        “现在不说那些,光是治病吃药都已经是买卖了。有钱有势还好,若是出身平平,身体差一辈子就在医贷上了。新历前年轻人还房贷,现在人还医贷。哪有什么白衣天使,救死扶伤的天职变成了唯利是图人的染血闸刀。就如小浩父母,一朝病来,还贷一生散尽家财。你说那古医不能治病吗,行医证就算了,还要开药证,草本药草还得要证,不承认不能入药。多少如李老师这样的人,本可救得天下人,奈何只能隐居一方荒废一生。”

        刘能两眼通红,看着天中血月黑雾,一种难明的情绪溢于言表。

        “欲望如魔,噬人销骨。阿能,新历是没有错的。错的是那些不能驾驭自身欲望的人,他们内心已经住了一个魔。只等有一天业火来临,生前生后的罪孽都会一一审判。就如现在赵云小哥所做之事,天理昭彰,报应不爽。因果报应,生死轮回。任他们嚣张跋扈,最终不过一抔黄土。也许阴魂散去才会让他们明白,自己一生罪恶之行是多么可笑。虽然不知这些阴魂最终会去哪,但我到希望有那么个地方,能够审判他们的功过。”

        王伍轻拍刘能的肩膀,看着空中淡化到无形的阴魂,内心不断畅想这世间的天理。

        诵经之声戛然而止,天中的血影阴魂现在已经不能称之为血影了。当最后一丝红光散去,阴魂已经彻底化为无形。众人已经看不到他们了,但赵云和李无名却能清晰的感觉到法坛前一群看不见的身影在徘徊。

        “告请诸天,送尔往生。”

        赵云收撤动作,向天请告,结束仪式。半空中有女子轻笑声传来,不过这一次不再阴森。在他们看不到的天中,那些丧生车主人的阴魂朝赵云等人矮身伏拜。

        “谢谢。”

        赵云和李无名只感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半空激荡,一闪而逝,周围的阴魂就再也感应不到了。

        安静了许久,黑雾涌动,红月继续照耀大地。赵云脚下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胸口此时剧烈的喘息着,仪式进行时投入大量的精气神。若非有一种天地之意和于周身,他是没办法做到一次性超度这么多阴魂的。

        赵云只感觉强烈的疲劳之感传来,眼睛一黑就睡过去了。这场法事对精神的消耗是巨大的。十个阴魂的洗涤消业,还引发了飞空之音。这种负荷是超乎想象的,严重透支了赵云的精气神。

        李无名见状也瞬间了然,急忙招呼刘能等人将赵云抬到商务车内躺下,让他好好休息。自己则将残局收拾了下,时不时感慨出声。李无名在这场法事中只是请了神意没怎么消耗自身,倒是赵云诵经洗业全凭自己一己之力而为,属实不易。而他也有些明白他和赵云所做法事与正常的超度有所不同,毕竟他是见识过师父做法事的,虽然大多也是忽悠人。

        “我们在此休息一夜吧,如今法事做完,这个空港大道没有阴魂飘荡了。今天大家都忙碌一天,精神高度集中,等修整好再上路也不迟。我们也有了物资储备,不用像先前那般着急。”王伍提议道,在修理厂这过夜。两天都没好好休息,如今黑雾波动不再频繁,暂时也不用担心什么变故。

        是夜,众人找了个隐秘的角落将车停在一起。他们就在车上过夜,商务车的多功能椅是可以躺着的。睡觉舒适行动也方便,进去修理厂也要担心莫名的东西。刘能王伍主动说他们作为导师,轮流守夜,大家安心休息。

        后半夜沉睡中的赵云,脑海中不断闪动着一幅幅他从未见过的画面。一颗无形无色的种子在他脑中出现,这颗种子散发着无尽的光芒。现在这些光芒照向了他,说不出的温暖与舒服。而后他立马扑到种子身上,贪婪的吸收那些光。某人不知道在外界,他现在紧紧的抱着宋茜。娇弱的少女现在依偎在赵云的怀里,嘴角上带着甜甜的笑意。原来是昨晚宋茜为了方便照顾赵云便跟他坐到了一起,后来太困了就睡着了。迷迷糊糊间,宋茜也做了同样的梦,不过她梦见的是赵云。

        两人就这样在不知情的境况下缠绵在一起,守夜的刘能见状。摇了摇头,想不到末世还要吃狗粮。想我刘能当年也是十里八乡的俊后生,怎么现在就成了老光棍了。眼神不自主瞟向另一辆轿车,顿时就有种不服气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