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库小说 - 玄幻奇幻 - 虚空降临之拂晓在线阅读 - 第一章 天外来客

第一章 天外来客

        天外来客

        南天大月省,小雨,蓝星历122年9月20日凌晨。

        “尊敬的旅客您好!5341次航班即将关闭闸门,请您携带好随身物品前往7号飞行区检票登机。”

        萧索的登机大厅响起一阵集结广播,催促着还没有登机的旅客。

        “赵云,原来是你小子。你航班要飞了,搞快点啊!”

        “来了来了,不好意思啊金萍,昨晚聚会玩嗨了。”

        701登机台前,一男一女两个月州航空的工作人员四处张望着。系统显示还有一位旅客没有检票,这让他们有点着急。航班要截止登机了,要是那位旅客还没来,他们只能关闭柜台了。

        赵云快步跑到701登机口,扶着柜台喘了口气。一边回应两人,一边将证件递给他们。

        昨夜赵云班组聚会,硬是拉着他喝到两点。早上闹钟响了都没叫醒,还是室友下班回来开门,他这时才从睡梦中醒来。

        “还好,赶上了,看来这次要有些波折咯。”赵云见登机口还没关,松了口气,心中却莫名对这趟行程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赵云你休假啦?”

        “是啊,休个假回去家里看看,很久没有回家了。”

        “真好啊,回来给姐带点好吃的哈。”

        说话的其中是一个身材苗条,面目清秀的女孩。她叫金萍,是赵云的校友,同批来到月航实习,被分配到登机口这块,今天上班刚好碰见赵云回家。

        “那必须的,走了,回见。”

        “拜拜。”

        赵云拿着金萍递回来的证件和登机牌,拉起行李箱,向柜台两人打了个招呼迅速走上廊桥。

        登机不久,刚坐下机组就开始关闭舱门。赵云拿出手机给家里发了信息,开启飞行模式。一切顺利,航班没有延误消息,跟机组讲了不要餐食后便闭目休息了。

        窗外微雨朦胧,天色让人的情绪也变得捉摸不定。赵云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中,飞机滑出跑道冲上云霄。

        乌云密布,谁也不知道这片阴霾背后隐藏着什么。黑暗掩盖光明,赵云所乘坐的客机划破了天空的云彩,消失在天际。

        “尊敬的各位旅客,5341航班已安全抵达目的地,欢迎您。请您携带好自己的物品下机,有托运行李的旅客请前往行李转盘提取行李。欢迎乘机,祝您旅途愉快!”

        并州机场的欢迎广播在空旷的大厅响起,

        三小时不到的航程在睡梦中过去,赵云已经踏上并州大地。

        由于时间比较早,并州虽然是北山省的首府。但相比月州这里就显得冷清,大厅人影稀少,仅有几个工作人员在岗位上走动。

        灯光昏暗,赵云没有托运行李,很快就走到了到达出口。路过转盘时,看到一些旅客在等待自己的行李出来。那些人的脸上毫无色彩,很多人睡眼迷离。

        运行的转盘卡顿了,速度越来越慢,逐渐停下,许多行李卡在机器的口子里没出来。转盘的航显也出现花屏,大厅的灯光一闪一闪很不稳定。

        “快点啊,我还等着回去呢。”

        “什么垃圾,快动啊,我车都要赶不上了。”

        “月航有人吗,怎么回事,你们这机器怎么搞得。”

        有个黄毛模样的年轻人,穿着很潮,踢了踢转盘。四处张望,寻找工作人员。周边的人也看到机器不对,躁动起来。

        “不好意思,先生。请稍等,我马上联系控制台,这边可能是机器卡盘了。”

        “8号转盘怎么回事,麻烦看下怎么停了。”

        一个穿着深蓝色职业装的女子跑了过来,红色的飘带上印着月州航空,看来是月州航空的人。她一边安抚旅客,一边对讲喊话。神色焦急,也带有疑惑,看来是很少遇到这种情况。

        赵云见此快步离开,心想着“还好我没托运。”

        刚出了b2出口,准备打车。天空突然黑了,接下来的场面让他终生难忘。

        在他闭上眼睛那一刻,有一道黑影带着奇异的光环似乎从空中向他冲来转瞬没入他体内。

        当时他还在思考:“要凉了吗?!”

        现实却不给他思考的时间,很快陷入无边黑暗。

        咻——咻咻,哐啷巨响不断,各种刺耳的声音回荡。

        一道尖锐的声音响彻整个机场,巨大的显示屏一阵花白很快熄灭。刚刚还灯火通明的机场陷入了黑暗,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咳咳,咳,操了,什么玩意儿。”

        赵云在嘈杂的警报声中醒来,感觉全身剧痛,在摸索着站了起来。看了看身上,除了一些擦伤,并没有什么巨大伤口。拍拍身上灰尘,扫视周围的情况。

        “奶奶的,总有刁民想害朕。什么情况啊,天降正义,还好小爷命大。祖上保佑啊,您老人家好事做多了,孙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眼前一架巨大的飞船挂在航站楼上面,摇摇欲坠。烟尘袅袅,各种警报声鸣叫。

        圆形的环状包围着飞船自身,不知上面是何等的科技。而整个飞船周围散发着冰冷气息,周围的建筑也随着光晕变得冷冽。大楼摇动着,似乎支撑着不可估量的重量,随时都可能散架。

        距离飞船落地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周围依旧冷冷清清。想想中的救援场景也没有出现,除了机场自己发出的警报声,并没有外来的警笛出现。

        并州摊上这么大事,真是飞来横祸。

        不过内心又觉得没这么简单,在他昏迷前他看到了天空中的流星雨。

        在航站楼后方,爆炸之声不断,那里才是事故最惨烈的地方。

        眼前停泊楼上的不过是其中一个比较幸运的,不知是何原因撞上了大楼,而后面机坪那边,不可想象,那里有一个巨大的坑洞,是本次最为重大的始作俑者。

        赵云陷入恍惚,那场流星雨又映入他的眼前。看着像流星雨,其实是飞船在追逐流星,或者说流星中的一件东西。

        这是一场非常重大的事件,简直是令人疯狂。

        但为什么到现在一切都安安静静,救援队怎么还不来,并州巡查呢?

        赵云出来是在一处比较偏东的出口,流星雨冲向的是西方角落。当然,离着远可不妨碍冲击力。后方的玻璃几乎都被震碎,赵云也是之前很快走到停车场。事发是在停车站台那一个墙角躲着,拿着行李箱和书包遮挡。当然,情急之下把一个巨大的竖牌和公仔拉到身前挡着。这也是他能够活下来的原因,眼前的公仔和广告牌上布满了玻璃碴和碎石。当然最主要的还是那神秘的黑影,仿佛蕴含神异的力量,而对这赵云毫不知情。

        起来整理东西,才看见行李箱在躲避中也掉了个轮子。转头对旁边的公仔笑了笑,那是一个可爱的卡通公仔。谢谢啦,为俺挡下一劫。

        赵云摸摸公仔的脑袋,虽然现在公仔身上已坑坑洼洼,但掩盖不住他在赵云心中刚刚伟岸的身影。当黑夜降临,劈里啪啦的炸裂时,自己依靠他活了下来。

        说来也奇怪,这么大个意外来客冲击地面,竟然没有造成多么大的冲击。难道飞船还能启动,里面不会有外星人吧。看着那巨大的环形飞船,以及楼后面不断传来的噼里啪啦的声响。赵云甩了甩脑袋便不去想了,也不知能不能回家了,保命要紧。

        当下依旧没有救援队伍的声音传来,倒是前面传来的人声像是幸存者们。

        压下心中的疑惑,赵云往外走去,他不能在这里待着了。万一再冲下来什么东西,他这次怕真的要升天咯。先去空地安全点的地方看看,如果有人的话一起躲避,组织下救援也好。

        走在满是尘埃的露天停车场中,赵云内心有点忐忑。如果不是听到有人呼喊,他说什么都不会往这里来的。虽然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去了,比起后面航站楼的惨状,这里还是可以接受的。

        四下打量,只有二三十辆车。在这种情况下,车是好东西,但也可能是定时炸弹,赵云平复了下心绪。

        还好,兴许是早晨的缘故。停车场当下没有多少车辆,零零散散停在不同的位置。甚至有些好几条车道是空置的,有一个比较宽敞的空地,许多人影就在那里集聚。

        “完犊子了,你们看到了吗?宇宙飞船啊,那玩意儿我只在电影里见过。还好我们降落的早,不然全都凉了咯”

        “闭嘴,有完没完,一直叫个不停,有这时间不如尝试在打几个电话。”

        “我也不想的啊,但你没看到吗,天啊,就那么冲下来,还伴随着流星雨。这次保险公司得赔破产吧,损坏这么多的东西。也不对,天外来客,不可抗力哟。”

        前方人群分了几个小堆,当是各自组成得小群体。其中一个有个人数最多的队伍引人注意,声音最嘈杂的也是从这传来。一个学生样的小孩坐在行李箱上手舞足蹈,对刚刚遭遇的事情激动异常。而他旁边众人正在商量着什么,其中一个留着小胡子的中年大叔离零零后很近。受不了吵闹,两人嚷了起来。

        “安静点,这里的人谁没看到啊。小屁孩激动毛线,有这精力就去找点事做。”

        “刘能,怎么说话呢。小李同学毕竟年轻,你一个成年人跟他计较什么。”

        “都啥时候了,王伍你还搁这装好人。”

        “好了好了,两位都消停点。患难一场,都不容易。小李同学你如果无聊的话去周围,看看有没有吃的用的,或者找找人,把他们带回来这边。当然不要走太远,注意安全。航站大楼不要去了。入口都塌了,楼里有人也不是我们可以解决的。”

        “好吧好吧,没关系包在我身上。张阿姨你们聊,我去旁边看看。”

        旁边一对夫妇的似乎也看不下去两人,男的带着眼镜一副老学究的样子,女的衣着贵气,一看就不是普通妇人。眼镜男子训斥了小胡子一声,后者对他嗤之以鼻,倒是妇人出来打了个圆场让李同学出去走动走动。

        气氛随之陷入沉默,或许刚经历了天降灾祸,四处爆炸乱起。即便是成年人的他们也受不了,甚至内心要比孩子丰富多了,不知该庆幸还是该叹息。

        距离此地千里之外的深山中,树林茂盛,一辆军车疾驰在山道上。

        这是辆黄绿色的迷彩越野,车牌大写的“北山军-0002”,其中那个深红色的军字莫名显眼。

        沿途有一个巨大的石碑,上刻有“前方军事重地,禁止通行!”。

        “谢谢配合,长官请进!”

        在山脚道路尽头有一处岗哨,哨兵对越野车上的人查验身份后,便迅速放行。

        越野通过闸口,行驶一段距离后转入一个隧道里。

        “班长,看来出大事啦。连云州这位爷都跑过来了,要知道他可最不想来咱这里的。”

        “别乱说话,王首长不想来是有原因的。几次拒绝也非他之愿,听说有个队长就是出自北山省,要说他没出力那肯定是假的。听说咱陈局长跟他还是同学呢,当初睡一个铺的兄弟。”

        山林上的哨亭里,一个年轻士官目送越野进去眉头紧皱像是沉思,而他身边一个浓眉大眼的汉子倒是眼神烁烁,像是见到了稀奇之物。

        “啊,还有这事。嘿嘿,班长我最近可听说妖都那边老是嘲讽他顽固不化,也不怕被他听到打断腿。当年这位爷可是个暴脾气,反击战里杀敌杀成了阎王爷。动不动就斩首,火力清场就是他发明的。对自家操练的更狠,新兵蛋子见了个个怕的要死,咱这新兵营一半都要拉去他那里训练三个月。那些瓜娃子,回来个个听话的不得了。”

        “好了,不要议论长官。杨丰你人长得憨厚老实,咋能这么八卦。王首长过来,肯定有大事商量。之前几省出现异动,我们未来可有的忙了。可能很快就要出任务了,最近加强警戒,那些人也不会安分的。我去巡视下岗哨,你跟刘星在这看着。”

        年轻士官是基地的一名班长,身材匀称,张文比起杨丰略显瘦弱。但眼神中充满锐利之色,是旁边的黑脸汉子没有的。

        “收到,班长!”

        “郭敏你跟我走,刘星你留下跟杨丰看哨。”

        张文听到杨丰提的新兵营,似乎勾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但看了看杨丰那张大脸又有些无奈,拍了拍后者肩膀,心想你怎么没被抓进去训练。他招呼门外两人,领了其中一个女兵走了,留下一脸呆滞的刘星。

        “过分,自己领着妹纸巡山,留个大老爷们跟我什么意思。”

        “靠!杨丰,你以为俺稀罕跟你在这,回头就告诉敏姐削你。”

        “嘿,现在的兵仔子都这么跳吗。”

        杨丰看到离去的张文摸了摸脑袋不明所以,看到进来的刘星才感觉哪里不对。暗骂自己真是大嘴巴,哪壶不开提哪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