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酷小说 - 都市小说 - 那个宠文作者穿成了虐文女配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二章 疑问!

第九十二章 疑问!

        天还没有亮透。诺糯就被“啾啾”歌唱的鸟儿们叫醒。看了眼腕表,现在是清晨七点二十五分。可是,阴沉沉的天幕却像被笼罩了一层黑气。始终都显得不透亮。

        负责看管诺糯的那个女人端着一碗方便面上了车。很不客气地将碗塞给了诺糯。末了,还狠狠地瞪了诺糯一眼。貌似在警告诺糯不要乱说话。

        嗯!

        这女人是怕诺糯把昨晚的事儿说出去吧!着女人也正是玩儿得开,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想着约会!

        诺糯也很想吐槽。但是,她不是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

        这碗方便面表面上很平常。可是,面条下却内有乾坤。肉丸子,香肠,青菜还蛮丰盛的。

        或许是朝中有人好办事吧!诺糯想起了商行简……

        将食物迅速吃完,把汤喝掉。诺糯用餐巾纸将碗擦干净,又用饮用水涮洗一遍。这地儿水可是很珍贵的。所以,大家都得精打细算。诺糯将碗还给那个看守自己的女人的时候。那女人明显微微一愣。然后,没好气地瞪了诺糯一眼。转身,将碗筷丢给一个身材不高的年轻小伙子。诺糯恍然,这女人估计是厌烦自己将她当丫鬟了!很显然,这女人的脾气不小咯!

        诺糯耸了耸肩。

        大大的,水汪汪的眼睛在雇佣兵聚集区大致扫了一遍。很快就找到了她所熟悉的那个背影。找到了他,她的心也就彻底安定了下来。

        那些佣兵吃得很好。和这边吃方便面的人完全是两个概念。

        早饭后开始集结队伍。这个时候,诺糯发现老爷子身边除了那个黑衣人。这会儿又多了一个面色黝黑,满头灰发,神情沮丧,戴着黑框眼镜,身穿洗得发白的中山装的老先生。打眼这么望过去,这个老先生跟当地那些老实巴交的老人没啥区别。诺糯听了一耳朵,听到老爷子叫这位老先生陈教授。

        嘶!

        莫非这个教授也是被绑来的?

        这老爷子的手笔可真够大的啊!

        队伍正式开拔的时候。天算是彻底亮了。可是,铅灰色的天幕也预示着暴风雪即将来临。

        站在高高的山顶上,诺糯背着自己的背包,深深吸了一口凉风。跟在诺糯身后的那个女人推了诺糯一把。不管有再多的不愿意,诺糯也只能是无奈地向前走。

        老爷子带着人开始行动。前头的开路队伍人手一把砍刀将沿路多余的荒草和灌木都砍倒。这是为了后头的队伍能方便同行。可根据路边丢弃的烟盒情况看。这条路平日里应该有人来过。这年头探险猎奇的人不少咯!这天马村想必也是网红打卡地之一。诺糯就想不通了,什么地儿打卡不好,非要到这旮旮旯旯来?

        诺糯被夹在队伍前头。队伍中间是后勤保障小分队和老爷子这边的人。那群荷枪实弹的雇佣兵负责殿后。

        越是往天马村走,这个奇怪的队伍就越是奇怪。

        队伍前头和中间的人个个都神情谨慎,紧张,隐约还很兴奋。可是,队伍末段殿后的那群雇佣兵却个个吊儿郎当。甚至还有人对女成员眉来眼去。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这是!

        雇佣兵她见过不少,可是这支队伍却是她见过的最散漫的一支。商行简隐藏在这其中,应该没有太多的压力。

        下山这段儿山路,崎岖狭窄的程度超乎所有人的想象。有几段路因为山体垮塌,路也就消失了。甚至需要借助登山绳才能继续下去。这些困难都难不倒诺糯。跟在诺糯身后的那个女人看诺糯的眼神也在慢慢改变。其实,她也没有想到,这位大小姐如此能吃苦。和传闻中的上流名媛完全不同。

        到达山坳底部的时候,脚下是一片荒凉干涸的河床。河床正中央,是尚在流淌的溪流。在山顶上用望远镜远远看下来的时候,这溪流就像一条细线在河床上半死不活地躺着。等走到一看。发现这条溪流并不像之前看到的那样不堪。

        从早上出发,一直到中午才到达山坳底部。这样的速度显然让老爷子有些不爽快了。他安排人过滤好饮用水,大家简单吃了些干粮后,分配好饮用水,就开始开拔往天马村前进。

        此时,雪花开始飞舞。并且,越来越大!吃完午饭之后,目之所见皆是一片糖霜一般的白。

        看着这天气,诺糯微微皱了皱眉。但是,她依旧默不作声地将冲锋衣的兜帽戴上。拉好拉链。艰难赶路。

        从小溪到村子的路隐约还在。虽然一样的崎岖难行,却比方才下山的路好太多了。但即使是这样,到村口的时候也是下午两点过了。

        此时,路边的积雪已经能盖住脚背了。

        时间不前不后的,因此老爷子他们决定去天马坳外头的树林边缘歇脚。于是,大家都没有进村儿。顶着大雪直接在村儿口拐个弯儿斜切到村子东边的那条路上去。

        路过村儿口大皂角树的时候。所有人都被这棵四人合抱的大树震撼到了。

        由于村子荒废了。大树上稀稀拉拉挂着一些没有掉下来的干果荚无人清理。冷风微微一吹,就在树上晃啊晃。发出沉闷的声音。这声音在大雪天显得格外凄凉和萧瑟。

        大皂角树下是古老的石碾子。由于无人打理,石碾子周围长满了荒草。

        古老的村落,因为人类的退场而逐渐融入自然……

        诺糯回头看了一眼村口。在原主诺糯的记忆中,她每天都在村口遥望,每天都想来开这里……没成想,今天又回来了。

        突然,诺糯感觉心里很难受。这种滋味说不出来,就像吃了一块裹满芥末的寿司……

        跟在诺糯身后的那个人推了一把诺糯:“快走!”

        诺糯回过头继续赶路。

        山路上落满了积雪,大部队又不停踩踏。最后,山道变得越来越泥泞。由于石头打滑,诺糯噗通一声跪了下去。跟在她身后的女人一把将诺糯拉起来。瞪了一眼诺糯。恶狠狠地说:“就你事多!”

        说是这样说,可是她却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了一方手帕丢给诺糯。语气依旧恶狠狠的:

        “快擦擦干净。脏死了!”

        诺糯接过那方手帕。道了声谢。女人气哼哼地将头转开。诺糯将手帕小心放回兜里。一边走一边抓起枯枝蒿草上的落雪擦洗手上的泥水。

        这一路上,队伍的结构开始悄悄发生变化。队伍打头的依旧是老爷子和他的那帮精英。而后勤小分队开始渐渐落后在队伍后头。那群雇佣兵逐渐走到了队伍中段。有些人开始撩队伍中的女人了。这似乎成了一个常态。商行简默不作声地摸到了诺糯的身后。而原本跟在诺糯身后的那个女人,正在和一个身材魁梧的高大男人打情骂俏。

        山路越来越崎岖难行。这会儿大雪漫漫更是行走艰难。

        诺糯不着痕迹地回头看了他一眼。他给了她一个微笑的眼神……

        冬季的天儿黑得很快。

        四点半还不到五点的时候,天就已经黑了。等他们到天马坳外围的一块巨石的时候。天儿已经彻底黑透了。

        这块平坦的巨石足足有两三个篮球场那么大。巨石后靠大山,面朝山下干涸的河床。两面都是巨石挡风。是个绝佳的休息之地。

        确定位置后,大家掏出工兵铲,开始动手整理巨石上的积雪,干枯的蒿草,蜿蜒的藤蔓。后勤小分队在附近砍了一些树开始搭建帐篷。而带了野营帐篷的就自己住自己的帐篷。

        寒风呼啸,风雪肆虐。诺糯端着一碗面条坐在角落里喝着热汤。几个肉丸子毫无预兆地滚在了她的碗里。

        被吓了一跳。

        诺糯抬头,看到商行简端着空碗,恶作剧似的对她笑了。然后,转身做了个再会的手势。

        “他看上你了!”坐在她旁边的一个小伙子挑起面条开动。

        “啊?”诺糯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这些雇佣兵都很拽的。没办法,人家手里确实有干货。钱也赚得多!”小伙子耸了耸肩:“队伍里的那几个女人都想钓这些人。你是大小姐,自然不知道有些女人为了生存会走什么样的路。或许,这些女人觉得只要钓上这些雇佣兵就能攀高枝儿了。但是现实哪儿有那么完美?”

        眼瞧着,这小伙子倒是个吐槽星人附体啊!

        诺糯一边吃面,一边还是忍不住和他攀谈了起来。

        这一路聊下来她才知道。那个老爷子叫幕鸿程。在港城古玩界那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一说幕鸿程,诺糯就有印象了。

        幕鸿程祖籍青湖省抚洪县幕家村。上个世纪战乱的时候去了港城。随后,又去了旧金山。等再次回到港城的时候。已经是一方富豪了。传闻,当年他在港城找到了一样不得了的东西。去旧金山就是为了出手这样东西。更有传言,这幕鸿程当年在港城找到的其实就是一具干尸。有些小道消息都是越穿越玄幻,但又不是空穴来风。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幕鸿程从港城去旧金山之后。半年不到再次回到港城,他就是一方富豪了。到底是什么样的际遇让他一飞冲天的?这就不得而知了。

        可能这小伙子不知道的是。这幕鸿程不仅在港城有名,就连她在战乱国家也曾经听过这个名号。

        嘶!

        现如今瞧着这幕鸿程的作风。估计他去战乱国家也不是啥好事啊!

        吃了晚饭后,大家都缩在大通铺一样的帐篷里开始休息。这个时候那些单人的个人帐篷就成了vip包间。赶了一天的路累得够呛。其实大家也没那么多好计较的。能有个地儿睡觉就成了。

        队伍里的女人都去雇佣兵的帐篷了。最后,诺糯也被商行简拖进他的帐篷。

        拉链一拉上,商行简就拿出了毛巾给她擦拭被雪水打湿的头发。

        诺糯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商行简!幕鸿程这次是不是为了盗墓?”

        商行简微微一愣。随后将头上的头罩取了下来。那张倾国倾城,祸国殃民的脸就这样毫无防备地展示在她的眼前。

        盘腿坐在她的面前,他顺手将帐篷里的灯关掉。他可不想让帐篷外的人看“皮影”。

        许久!

        或许是做了某个决定。他一把将她拥入了怀里。

        “咚”的一声,她的头撞在了他的怀里。耳边,是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