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酷小说 - 都市小说 - 双世东宫之宠妻至上在线阅读 - 083 血染柳府!

083 血染柳府!

        赵茹芸看着徐志远,心里止不住的凄凉:“我嫁给你这么多年,都比不过段嫣然那短短几个月是吗?”

        “你又何曾比得过嫣嫣?我本就与她两情相悦,从未想过娶你。是你自己掺和进来的!”徐志远连个眼神儿都没给赵茹芸。

        赵茹芸恨声道:“不过只是青楼妓子罢了,哪里比得上我?”

        “是,嫣嫣出身不如你。但是,出了出身这一点……你哪里都不上嫣嫣。”徐志远冷声道。

        柳宗河也想起来了,当年烟花才女段嫣然的名声传遍秦川。

        不喜那些富贵人家,在青楼卖艺为生,他记得他当初年少时也曾见过那位烟花才女。

        那是真的好看,比起赵茹芸来说,的确是除了出身哪一点都比赵茹芸强了不少。

        “爹,你不能这样啊。娘也是喜欢你的,不然也不会如此啊。”徐菲菲哭着道。

        徐志远冷笑一声:“她的喜欢就是拆散我和嫣嫣?逼的嫣嫣身怀六甲投河自尽?一尸两命?在她死后都不忘记辱她身后名?嫣嫣头七未过就上门逼婚?这么多年了,赵茹芸你就没有梦见过嫣嫣向你索命吗?”

        赵茹芸被这番话也刺激到了:“那又如何?是她自己承受不了才投河自尽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拆散你们?你本来就是我看上的人,我凭什么让给一个青楼妓子?身后名?一个青楼妓子还有身后名?说白了不就是一个婊子吗?头七未过又如何?我就是要让她段嫣然死了都不得安生,看着我跟你拜堂成亲!我要让她在地底下都永世不得超生!”

        徐志远听的眼睛都红了,伸手就是一巴掌。

        不在言语找人要了笔墨纸砚,当场写下休书,彻底休了赵茹芸。

        沈长星觉得这年头真是奇了怪了,有人害了人命还能如此理直气壮?

        赵老太太看着却是无法动弹,沈长风的剑可是还对着她呢。

        她动一下都有生命危险。

        徐安安在一旁话都不敢说,只能哭泣。

        “沈公子,赵茹芸我已休弃,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徐志远脸上没有半分不忍。

        想来也是,徐志远恨透了赵茹芸,岂能还有不忍?

        徐菲菲傻了,休了?那她怎么办?

        柳倾原在一旁并未说话,在他看来这群人的下场无论如何,都是咎由自取。

        沈长风早就说了,柳乐清损伤一分会让她们十倍偿还,以为是在开玩笑吗?

        白彦泽在一旁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打算等沈长风处理完事情再传达旨意。

        沈长风是个武将,战场之上的血火刀锋看得多了,杀个人又算什么?

        虽然沈长风并不喜欢折磨一个人,对他来说杀人不过头点地,折磨一个人又有什么用?可如今他觉得这样其实也挺好。

        这件事情就是闹到长安城也不会有人说沈长风的不是。

        “既然如此,我们就来算算账吧。”沈长风看着地上的几个人道。

        赵老太太一脸不屑:“我今日就把话放在这里,你若是敢动我一下,你看看你会不会惹祸上身。”

        “惹祸上身?不过区区一个秦川而已,能困得住我吗?长安城都没人敢说什么!”沈长风毫不犹豫对着赵老太太就是一剑,却避过了要害位置。

        赵老太太眼睛一瞪,捂着伤口疼的脸都扭曲了,她没想到沈长风真敢动手。

        “我沈长风十三岁进军营,护着大楚边境十二余年,战场之上的尸体生离死别早就看惯了,每每都是在生死边缘徘徊,早就不畏那些,你以为我就是跟你闹着玩儿的吗?”沈长风恨声道。

        沈长星嘴角一抽,知道他大哥这是被气疯了。

        柳倾原眼皮子也是一跳,这是被气得失去理智了吗?这要是被有心人听到稍微一打听都知道身份了。

        在场的人也不少,暂时还没想那么多。

        那位黄家的公子倒是惊出了一身冷汗,他黄家虽然是秦川当地的富商,可也就是因为商人的身份才在各地游走,有些地方出了什么事情?他们商人也是消息灵通的。

        游走各地也要知道当地的情况,谁能惹谁不能惹,权贵如何?都是最基本的。

        沈家?他记得长安城不就有一个沈家?

        听闻是三朝元老,名门望族?

        他的天,不会是那个沈家吧!

        那今天这些人那就是彻底的玩完儿了啊!

        惹谁不好非得惹到沈家这个名门望族?人家娶媳妇捣什么乱啊,这下好了,怕是得把命搭进去了。

        黄公子擦了擦头上渗出的冷汗,得亏三番两次柳倾原提醒,那姑娘他才没动手,这要是动了他黄家也得完了。

        感谢感谢!

        沈长林的脑回路很直很直,不明白同样是一家人,为何非得闹个你死我活的地步上。

        就觉得这赵老太太一家人委实不是个人!

        赵老太太偏心到没边,忽略其余两个女儿。

        赵茹芸直接给人家心上人逼的一尸两命,跳河自尽!还觉得自己做的没错,简直就是大义之举。

        这都是什么奇葩啊?

        白彦泽也没料到,来了一趟秦川正好碰到沈长风成婚不说,这新娘子也是一波三折啊。

        沈长风不再说话,手中的剑只看得到几道残影,随即就传来一道惊声尖叫。

        就那么几下,徐安安身上已经多了很多的伤口,而且分布还挺均匀。

        一身红色的婚服被鲜血染成了暗红色。

        徐菲菲吓得瘫倒在一旁,她都没看清楚,随即感觉到自己的脖间一疼,眼睛顿时瞪大。

        随即看到自己脖颈间流出的鲜血,想说话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渐渐的没了呼吸。

        赵茹芸和赵老太太两个人吓疯了,没想到沈长风真的动手,第一个就拿徐菲菲开的刀。

        这算是杀鸡儆猴了。

        徐安安作为主要的人,怎么会逃掉?不过几剑而已,算得了什么?

        白彦泽在一旁突然出声道:“长风,我记得军营里不听从指挥不是有什么军法处置吗?你不如试试?”

        “你还真想得出来,那徐姑娘又不是军营里的人,用什么军法处置?撑死就是打个几十军棍的。那样的话……下来也得没命了。”沈长星有些嫌弃道。

        沈长风点了点头:“我觉得可以。”

        白彦泽看了一眼身后的侍卫,侍卫嘴角一抽,为什么要他来?

        再怎么不愿意,还是动手了。

        白彦泽的侍卫下手也是狠,知道沈长风是要命,所以下手格外的狠,习武之人本来就手劲儿大。

        几下下去徐安安已经是口冒鲜血,不在开口喊叫了。

        四十下下去,徐安安已经是眼神涣散,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六十下下去,徐安安彻底没了气息,为了有误,特意等了好一会儿。

        众所周知,一个人会有一段假死的阶段,不过也就只有短短的一盏茶时间,过了这个时间,不起也得死了。

        那侍卫甩了甩手道:“是个倔强的,打的手都疼了。”

        沈长星:“……”

        这种漫长的折磨对于赵老太太和赵茹芸来说无疑是漫长的折磨。

        “天黑了,别磨蹭了。”白彦泽撇了撇嘴道。

        他还想赶回去看看未泱呢,沈长风怎么这么婆婆妈妈了?

        “凌迟吧。”沈长风看着赵老太太和赵茹芸道。

        柳宗河顿了一下,凌迟……

        柳夫人虽然不忍,却也没有说话。

        凌迟之刑三千刀,沈长风颇有耐心的坐在院子里,非得看着两个人的惨状才能出一口气。

        一时之间柳府惨叫声不断,有些胆小的人已经开始发抖了。

        唯独徐志远和王敬之两个人心里感觉到了爽快。

        多少年了!

        直到两个人受不住刑,断气了沈长风才起身道:“还有一个人,岳父大人帮忙处理一下,天色晚了我该回去看乐清了。”

        柳宗河没反应过来,沈长风经过赵老爷子身边,剑锋一滑,赵老爷子也归了西。

        柳宗河半晌没有反应过来沈长风说的是谁?

        白彦泽嘴角一抽,他就愣了愣神就让沈长风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