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酷小说 - 都市小说 - 和离后,我被太子娇养了在线阅读 - 第333章 借机羞辱她

第333章 借机羞辱她

        第333章借机羞辱她

        “你似乎有心事。”萧策淡然启唇,语气很肯定。

        “妾身方才在想,以后不能在殿下忙碌的时候来找殿下,这样显得妾身很不懂事,还是得挑在殿下不忙的时候过来。”秦昭跳起身,“妾身肚子饿了,可以用午膳了吗?”

        “你除了吃和睡,还会什么?”萧策很是无奈。

        他才数落完她,却牵着她的手道:“午膳备好了,全是你爱吃的肉食。另外还备了一些民间小吃,或许你会爱吃。”

        昨儿念素跟他说,秦昭似乎对伙房那边准备的民间小吃兴致不高。

        “宫里做的小吃没宫外的好吃,那些小吃带着地方特色。不过吧,殿下为妾身准备的小吃带着爱心,那是宫外吃不到的暖心。”秦昭挽上萧策的手臂,踮起脚尖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似乎是不曾料到她会这么外放,萧策一时不察,被她亲了个正着。

        他还紧张地看了一下周围,刚好有人在看着这边,正是念素和张吉祥,两人似乎也被秦昭突如其来的亲热动作弄得有点懵。

        秦昭看到萧策紧张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殿下有必要一惊一乍吗?要知道,妾身突然会这样,也是因为情不自禁,谁让殿下长得比女人还好看呢。”

        萧策无奈地看着她,低声道:“你往后别这样。”

        如果都是他们的亲信在身边还好,若被一些碎嘴的人看到,又在后宫传得沸沸扬扬,到时父皇和母妃又会怪她不庄重。

        “好吧,妾身听殿下的。”秦昭话音刚落,又在萧策的脸上亲了一口。

        萧策无奈至极,但不可否认,他还是很喜欢秦昭的主动以及……情不自禁。

        秦昭吊着萧策的手臂走路,她边走边笑,就喜欢萧策无可奈何的样子,最后萧策也被她逗乐了,轻敲她的头:“你就是调皮。”

        “妾身很稳重的,哪有调皮?明年殿下就要满二十了,殿下想要什么样的生辰礼物?”秦昭提起正事。

        算算日子,离过年也不会太远了,如若要准备礼物,现在就要开始着手。

        “孤不需要什么礼物。”萧策淡声回答。

        他也不喜欢过生辰。却因为自己是储君,生辰这样的日子总有人惦记着。

        “可这是殿下二十岁的生辰,也是妾身第一次陪殿下过生辰,非常有纪念意义。”秦昭蹙眉道。

        萧策觉得秦昭的话却也有点道理。

        这丫头这么懒,平时别说送他礼物,就是让她坐在这儿陪他,她都坐不住。

        “孤什么都有。”萧策好一会儿才道。

        秦昭觉得也是啊,他是太子爷,当然什么都拥有,她何必自取其辱呢?

        “不若你给孤做一个小物件带在身上也可。”萧策很快又道。

        秦昭一听什么小物件,就知道是女红之类的,她虽然不擅长,但她可以一试。

        “妾身给殿下做个安神的香囊吧?”秦昭很快有了决定:“要不做双鞋子,妾身觉得哪样简单就做哪样,可好?”

        “你量力而为。”萧策深深看她一眼。

        秦昭觉得他这话很欠扁,但她也知道自己能耐有限,能不能做出来还是未知数,也难怪萧策小看她。

        女红这东西可是细致活,她怕自己做不好。

        午膳时分,秦昭还在想要送萧策什么才好。是送鞋子呢,还是送香囊,或者是送其它更简单的东西?

        这时念素上前,送了一碗汤到她跟前,她因为想心事,才喝一口,便烫得她直吐舌头。

        “念素,你怎么当差的?!”萧策冷声喝斥。

        念素脸色发白,她忙跪倒在地:“奴婢伺候不周,请殿下责罚。”

        萧策上前检查秦昭的嘴,见烫红了,柔声问道:“是不是很疼?”

        秦昭眼角的余光看向跪在一旁的念素,知道此刻念素心中一定很委屈。这回念素确实不是故意的,是她自己不小心。

        “小事儿,无大碍,殿下用膳吧,不必管妾身。”秦昭灿然一笑:“念素也不是故意的,殿下可不能无端端指责她,这让妾身不安。”

        萧策也明白自己多少有迁怒之嫌,但他并不觉得念素没错。

        “念素怎么没错?明知道汤滚烫,却不能放凉一些再给你乘过来,这便是她的错。”萧策冷声道。

        秦昭这时也无言以对了,她觉得萧策有一点小题大作,她烫一下有什么关系?很快就好了。

        但是萧策这样护着也,让她心里甜滋滋的。

        “妾身一点也不疼了,真的。”秦昭凑上自己的红唇,好让萧策看清楚,她确实是一点也不疼了。

        萧策看着眼前红滟滟的小嘴儿,眸色黯了黯。

        他轻咳一声,离秦昭远一些才坐定:“没事就好。”

        之后他也没让念素起身,念素就这么委屈地跪着,眼里隐隐有泪光。

        她难过的不是自己罚跪,而是殿下对秦良娣毫无底线的宠溺。方才分明是秦良娣自己不小心烫到了,殿下却还是把责任推卸给她,只因为秦良娣烫到了嘴。

        又或者是秦良娣故意的,不过是秦良娣想要借机羞辱她。

        她看向秦良娣,这个女人却正在和殿下有说有笑,根本没有正视她。

        这一刻她也看到了自己和秦良娣的差距。她是奴才,秦良娣却是主子,甚至秦良娣也没把她这个奴才放在眼里。

        她那么努力做事,想要重新得到殿下的信任,却自从上一役之后,殿下再不像以往那般信任她。

        这一回她被罚跪,便是最好的证明。

        事实证明,念素的想法是对的。

        萧策忙着给秦昭布菜,秦昭忙着进食,很快就把念素抛之脑后。

        等午膳完毕,秦昭吃饱喝足,忙着投喂的萧策也心满意足。他们的甜蜜念素都看在眼里,她的双腿疼得已麻木,却因为她是个婢子,没人在意她的死活。

        当然,殿下也不可能在意。

        秦昭吃完饭,才想起念素还跪着,她对萧策道:“妾身都忘了念素还跪着,不若让念素起来吧?”

        萧策看向念素,终于大发慈悲开了尊口:“听你的。”

        ——

        不知道说啥,求下月票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