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酷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敌弃婿在线阅读 - 第790章 奇怪的树王

第790章 奇怪的树王

        第790章    奇怪的树王

        唐宇没管胡建军叫骂什么,很干脆的挂了电话。

        别说他对胡建军的话有所质疑,哪怕此地真的有大墓,他也不会叫胡建军过来。

        西南方向的低洼地的确像是干涸的河道,可就算是河道,此地的风水也很奇怪,并不适合建造阴宅,至少他所了解的各个风水流派,都没有在这种地势建阴宅的说法。

        此地的地势说奇怪吧,也不算奇怪。

        可是说正常吧,又绝对不正常。

        别的不说,就说那棵树王。

        整座山不见阴气,唯独树王有阴气缭绕。

        凝而不散。

        这是最奇怪的地方。

        张小兰在树王上上吊,死后化为红衣邪灵,寄居在树王上,的确会导致树王被阴气缭绕,可张小兰去宝药镇几个月了,树王天天受风吹日晒,按理说缭绕的阴气早就该消散的一干二净,而现在却是阴气凝而不散。

        阴气只要凝而不散,就代表此地有问题。

        问题来自地下。

        因此他怀疑这里有墓。

        偏偏此地又不适合建墓。

        现在,他能确定地下有不断释放出阴气的东西,但未必是大墓。

        围着树王转了几圈,唐宇没看出什么端倪,就抬手摸了摸脖子上的玉狐吊坠,得到胡三姑的回应后,立刻把树王的情况说了一下。

        “树王下面一定是有东西。”

        胡三姑语气非常肯定,随后又不确定的说道:“可能是墓,也可能是棺材。

        以我的分析,应该是树王的根扎进墓中了,或者是扎进了棺材中,导致阴气外泄,却又因为某种原因在树王身上缭绕。”

        唐宇暗暗的撇嘴。

        这样的分析,他想不到?

        他联系胡三姑,是想看看胡三姑能不能给出不一样的解释。

        没想到和他猜想的完全相同。

        “你向下挖,一定能挖到东西……不对呀,就算是树王下面有东西,也不影响你召唤红衣邪灵吧。”

        胡三姑道:“你抓紧时间干正事,我这边拖的很辛苦,要是让老谢知道我利用职权帮你忙,他一定会找我的麻烦。”

        唐宇沉吟一下后说道:“我怕地下的东西,影响我召唤红衣邪灵。”

        “应该没什么影响。”

        胡三姑不敢乱出主意了,“我这边忙,你自己看着办,总之你尽快,明天老谢会来黄泉路,我只能帮你拖到明早,不然让老谢得知这件事,咱们都得倒霉。

        别觉得你在上面,老谢就没办法和你算账。”

        唐宇无奈道:“行吧,我尽快。”

        蹲在树下抽了根烟,唐宇飞身上树,取出之前得到的那一方白玉印玺,放在粗壮的树杈上,这才飞身下了,抬手在树干下绘下三个印符。

        随后,他又取出桃木小剑和红绳,围着树王布置一番。

        白玉印玺和印符,还有桃木小剑和红绳,一共是三道防护。

        哪怕是召唤红衣邪灵张小兰时,地下的东西搞事情,有着三道防护也能将意外降到最低,最起码是不会让红衣邪灵跑掉。

        扔进嘴里一颗丹药,唐宇就抬手凌空绘符。

        招魂符。

        口中念的是张小兰的生辰八字。

        这个不难查,哪怕张小兰四十年前就身死了,信息部想查还是能查到。

        一道招魂符绘完,等了片刻,红衣邪灵张小兰没有回来,招魂符却是自行消散了,这让唐宇有些意外,眉头也随之皱了起来。

        又等了片刻,树王没什么异状,红衣邪灵张小兰还是没有出现。

        唐宇又抬手绘出第二道招魂符。

        结果还是一样。

        他就又绘第三道招魂符。

        这一次招魂符绘成,十来秒就消散了。

        第四道招魂符没到三秒消散。

        第五道招魂符绘成,树王突兀的颤动。

        树叶飘飘落下。

        唐宇吓一跳,连忙闪身躲到一旁,见树王只是颤动几下就平静下来,他才不由得松口气,而第五道招魂符却没有消散,始终是悬浮在半空,不过光亮在缓慢减淡。

        可就在招魂符变得黯淡无光,即将要消散的时候,红衣邪灵的身影出现在唐宇的视线尽头,正以极快的速度飘飞而来,身上的阴气不断的消散,还发出惊恐的大叫声。

        “五道招魂符才招来,之前低估她的道行了。”

        唐宇双眼一眯,斩龙剑随之出现在手中。

        他身子半蹲,紧握剑柄,死死的盯着飘飞而来的红衣邪灵张小兰。

        红衣邪灵张小兰像是被一道强劲的吸力,吸着飘飞而来,一头就撞在漂浮在半空中的招魂符上,顿时就发出一声凄惨叫声,身上的阴气几乎要消散干净,身体也成为半透明状了,摔落在挣扎几下都没能站起来。

        唐宇开着无妄之眼,看出红衣邪灵张小兰的道行折损的厉害,基本已经算是废了,他这才暗暗的松了口气,可握着剑柄的手并未松开。

        “贱男人,你要干什么?”

        红衣邪灵张小兰恶狠狠的盯着唐宇。

        贱男人?

        唐宇双眼顿时一眯。

        啪!

        一记隔空耳光,重重的抽在红衣邪灵的脸上。

        红衣邪灵顿时就被抽的向一旁翻滚而去,撞在地上的桃木小剑和红绳上,就像是冰雪遇到烧红的烙铁一般,身上顿时升起一股黑烟,口中也发出痛苦的惨叫声。

        “再敢出言不逊,老子叫你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的滋味。”

        唐宇双眼微眯,眼中闪烁着骇人凶光。

        竟然骂他是贱男人,对生活没兴趣了吧。

        红衣邪灵怒视着唐宇,不过没有再开口。

        敢怒不敢言。

        唐宇冷哼一声,将斩龙剑插在后腰处,摸出烟点上根后握住剑柄,喷着烟雾说道:“为什么缠着王兵,又为什么害死他父亲?”

        红衣邪灵没说话,却是讥笑着看了眼唐宇。

        “不配合,你就是在自讨苦吃。”

        唐宇手掌一翻,手中就多出一柄三寸来长的桃木小剑,毫不犹豫的向着红衣邪灵右腿射去,顿时就将红衣邪灵的右腿钉在地上。

        红衣邪灵疼的惨叫。

        “为什么缠着王兵?”

        唐宇再次开口询问,手中同时多出一柄桃木小剑。

        “别钉我,我什么都说,什么都说。”

        红衣邪灵被吓到了,连忙叫道:“我缠着王兵并没有恶意,只是喜欢这个小孩子,他的父亲也不是我害死的。

        我是在保护他们,要不是我,他的姥姥早就死了,他的父亲也会在见到他时被害死。”

        唐宇眉头顿时紧皱,“把话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