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酷小说 - 都市小说 - 许我一世欢颜在线阅读 - 番外篇秦徵:浅情不知

番外篇秦徵:浅情不知

        尚未踏进凤阳宫时,秦徵就隐约可以听到里面传出的欢笑声。

        凤阳宫的宫人们见他来了,纷纷见礼,宫女正要通禀,却被秦徵抢先一步制止。秦徵屏退了四周的宫人,一步步朝欢笑声的方向靠近,走了一段,却又停下了步伐。透过尚未关上的窗,他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里头的情形。那里头,弟弟秦珩正偎在母后的怀中撒娇,手舞足蹈地说着些什么,虽然听得不真切,他却知道弟弟将母后哄得十分开心。

        看到母后笑靥如花的面容时,他的心中莫名地失落。这样的失落感对他而言,已出现过无数次,每一次都无疾而终。甫出生就被立为太子,秦徵的成长过程中,一直都是一帆风顺的。除了父皇和母后,他是这个王朝最为尊贵的人,但有时他却更羡慕他的弟弟——他从不曾像弟弟那样,从母后身上感受到娇宠。

        有时他会想,若他晚一年出生,当个弟弟,现在腻在母后身上撒娇的人约莫是他了吧?他的脑海中忽又想起牙牙学语开始,母后告诫了他数年的话:身为未来的王者,他必须强大。

        在外头徘徊了小片刻,年少老成的秦徵最终还是重新迈出步伐,走向他的母后和弟弟。

        即便是被捧在手心里疼爱的皇子,秦珩一年到头也无法出宫几次,若私自出宫,被抓住是要受罚的。遗憾的是正当他鬼鬼祟祟正要溜出宫时,被抓了个正着,而抓住他的人正是他的皇兄——太子秦徵。

        和秦珩的跳脱相比,秦徵在世人眼中是最守规矩的,一举一动都让人挑不出错。就在秦珩以为出宫无望时,秦徵给了他一个意外的惊喜。所以,在这个阳光明媚的午后,皇朝最为尊贵的两个皇子像鸟儿一样飞出了沉闷的皇城。

        看着熙攘的人群,热闹而又嘈杂的街道,和高声欢呼的弟弟相比,年少老成的秦徵只是站在路中央闭着眼,贪婪地深呼吸着这自由而又新鲜的空气,直到急促而来的马蹄声和路人的惊吓声将他从虚无的幻想中拉回现实。失控的马车迎面而来,最终在忘记躲避的秦徵面前停了下来,衣衫鲜亮的少女从马车中跳下,在马儿即将踢飞秦徵时死死拉住了缰绳。

        秦徵怔然站在原地,望着面带歉意的少女,在瞬间将她的面容印刻在了脑海中。少女很快钻回车内,马车慢悠悠地从他的身边驶离,他回神时,只看到她挑起车帘那一瞥,却在车中旁人惊慌失措的慰问声中,记住了她的名。

        阿音。

        三年的时光可以改变许多人和事。

        比如秦珩。

        秦徵偏头看他正认真听老师讲解国策的弟弟,只觉三年的光阴不过白驹过隙,转瞬即逝。他甚至有些怀念秦珩跳脱如野马的时光,那时的秦珩和如今这个温润如玉的翩翩少年是全然不同的。秦徵知道,是因为那年他们偷溜出宫时他险些被失控的马儿撞伤,才使得秦珩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他有些后悔,若那天他没有因为那突如其来的好奇心刻意逮住偷溜出宫的秦珩,或许现在,他的弟弟依然是个快乐无忧的少年。可他又不后悔,若不曾偷溜出去,他的脑海中又何来那绮丽的回忆?

        那牢牢印刻在心中的面容再次浮上脑海,令他不知不觉勾起了嘴角,他收回了打量弟弟的目光——

        人哪,总归要长大!

        当母后派人送来一沓名册问他中意谁时,秦徵面容平静,内心却不住地狂喜。

        春风穿过未关上的窗吹翻了桌上那叠白纸,侍奉在侧的宫婢们手忙脚乱收拾着,一张纸慢悠悠地飘落在秦徵的手中,纸上写着娟秀的“黎璎”二字。

        他只看了一眼,就将它递给了一旁的宫婢,大步踏出了门。

        在他身后,书案上,白玉镇纸下压着的纸张上被画了个圈,圈内书写着一个平凡无奇的名字:姚音。

        泰安十五年的秋天,红叶漫山时,太子秦徵与甫封齐王的秦珩同日大婚。

        秦珩娶妻黎璎,而秦徵如愿以偿满怀喜悦地迎娶了心中念了数年的少女阿音,直到他见到穿着庄重礼服端坐在床上的少女时,他茫然,失望,却失去了重新选择一次的机会。

        后来,他看到那个阳光明媚午后鲜衣怒马的少女阿音被他弟弟牵着前来向他见礼时,他终于在那一刻永远失去了最爱的人。

        是谁说,姚氏阿音出生将门世家,鲜衣怒马,是为女中豪杰?

        是谁说,黎家女璎端庄贤淑,温柔守礼,是不可多得的佳人?

        原来,不是阿音,却是阿璎……

        泰安十六年,他从太子变成了大秦的帝王。

        他有了女儿,与她的女儿出生在同一个冬日,他甚喜,赐名“缨”,又为她的女儿赐名“满儿”。

        他其实更喜欢她的女儿,那小小的孩子身上流淌着少女阿璎的血液,有着与她如出一辙的眉眼。

        满儿满儿,只愿她这一生能有圆满的爱恋,不若他这般,永远爱而不得。

        后来,他有了一名与少女阿璎长得极为相似的楚昭仪。

        楚昭仪出身低贱,是他无意间于周家偶遇而带回宫中的。初时,他对她甚为宠爱,他迷恋她的容颜,他总是透过她寻找着少女阿璎的影子。

        可后来,他却越来越清醒。

        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替代品可以以假乱真。

        楚昭仪终究不是她,即便长得再像,也无法取代那年鲜衣怒马的少女阿璎。

        他渐渐忘了楚昭仪。

        多年后,他早已忘了新婚后的第一个夜晚他是如何喝醉的,他只记得年少最青涩的爱恋一点点被强行从心底剥离,他只记得那难以承受的痛是如何根植在内心深处。

        即使在死亡来临时,那种痛依然清晰地印刻在心底深处。

        他闭上眼之前,脑海中浮现的,依然是很多年前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少女阿璎明媚的笑容。

        他想,这世上比死亡更可怕的,约莫便是——

        回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