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酷小说 - 历史小说 - 梦回大明春在线阅读 - 774【七公子要结婚了】

774【七公子要结婚了】

        沛阳,郊外。

        两个汉人文士,一路坐着马车而来。

        林载贽仰脖子灌了一口水,擦汗道:“总算是到沛京了,这天竺国如此炎热,太师封王至此也是遭罪啊。”

        林奇材苦笑:“贤弟莫要拿太师调侃,否则被人听见,必将你殴打一顿。”

        林载贽摇着折扇说:“太师自是千古贤者,但也不必放在供桌上。别说太师,便如孔子又何尝不能开玩笑?”

        “你啊,太过狂妄了。”林奇材只能叹息一句。

        林奇材,福建泉州人,在另一个时空,是嘉靖三十八年会试第二名。

        林载贽,福建泉州人,后改名李贽,中举之后懒得进京赶考。

        两人是族兄弟,林奇材为主宗,林载贽为旁支。

        跟历史上一样,林载贽乡试中举之后,也不愿跑去京城参加会试。他想到天竺游历,一个人难免孤单,于是把族兄林奇材拉来,因为林奇材的生父就在天竺做生意(林奇材被过继给叔叔为嗣子)。

        靠近城墙之后,林奇材打量道:“天竺国都的城墙,还没有泉州城高大,也不知太师何时增筑。”

        林载贽说:“一国强弱,不在城高,而在民富。”

        林奇材反问:“为何不能城高且民富?”

        “亦可。”林载贽笑道。

        两人进城并未遭到阻拦,甚至没有士兵来检查,天竺国是不用交入城税的——仅限于王渊的实控地盘。

        相比起来,地方土邦则税项繁重,特别是对商贾而言,过一个土邦交一次税,长途生意都快做不下去了。也就舍尔沙在位时,北方简化过税项,那真的是一位英主。

        无数北方商贾,纷纷来到南方做生意。在体验了南方的善政之后,这些商贾都选择支持王渊,恨不得北方土邦全部完蛋。

        若有哪天,王渊取消北方自治,再来一次武力平定,北方大部分商贾都会当带路党!

        两人进城之后,发现城内颇为繁荣,虽然比不上泉州,但已经难能可贵了。

        街面上走动的人群,大概一半是汉人,还有许多肤色黝黑或白皙的异族。但无一例外,他们全都在说汉话,只不过有些人的口音特别古怪。

        其实,两人眼中的异族,许多都已经选择归化,或者干脆就是混血汉人。

        从天竺棉会时期算起,第一批混血汉人,年龄都已经三十岁了。他们大多父亲是汉人,母亲则是高种姓白人,因为当初挑选老婆时,大家都喜欢肤色更白的。

        林奇材的生父就在沛阳,二人驱车来到一处大宅,门楣上刻着“晋江登瀛林”字样。

        实在是迫不得已,天竺的林氏移民太多,仅沛阳城内就有八个林宅。因此在落户安家时,门楣必须多加几个字,否则根本无法进行区分。

        林载贽说道:“此宅颇有异域格调。”

        林奇材解释说:“以前就是一个天竺贵族的宅第,伯父(生父)买下来之后,又请江南的园林师进行改建。在吃穿住行上,天竺国没有逾制的说法,穿着龙袍上街都没人管,只要别把宅第造得像城堡即可。”

        “太师的器量真大。”林载贽由衷赞叹。

        王渊虽然是天竺王,但依旧是大明太师,这个加官一直没有取消,因为它只是个荣誉头衔而已。

        敲开大门,一个老仆疑惑道:“二位有何贵干?”

        林奇材笑道:“福伯,我是奇材啊。”

        老仆顿时激动起来:“竟是四少爷,我跟老爷离开泉州时,四少爷还不到三尺高,如今都长成这般模样了。”

        林奇材问道:“父……伯父在家吗?”

        “少爷快进来,”老仆热情的迎着二人进去,边走边说,“老爷受陛下召见,如今正在王宫里。”

        林奇材疑惑道:“伯父做官了?”

        老仆笑着说:“不是做官了,是林家要跟王室结亲。七王子已经二十岁,跟咱们小姐两情相悦。陛下开明得很,知道这事以后,没有棒打鸳鸯,反而把老爷请去商量婚事。”

        林载贽突然揶揄道:“兄长,太师家的公子,竟然要做你妹夫了。”

        林奇材有点消化不过来,王渊在他心目中,是高不可及的大人物,现在两家居然要变成亲戚?

        一直到下午时分,林奇材的生父林显终于回来,林奇材和林载贽立即前去拜见。

        对于林载贽,林显只是略微点头,态度有些不冷不热。

        虽然同出一个祠堂,但两家早已分宗百年,当时不但分宗,甚至直接分姓,林载贽的祖宗一度改为姓李。

        这也是林载贽,为何后来改为李贽的原因。

        林载贽的祖宗,曾经在族谱上写文章,暗讽林奇材的祖宗为了钱财,娶一个色目女子为妻,甚至该改信了绿教。

        林奇材的祖宗,也在分家之后的族谱上,暗讽林载贽的祖宗违反伦常,竟然娶了一个姓林的妻子,因为古代同姓不能结婚。

        两家一直闹得很僵,若非远在天竺,林显估计直接轰人出门了。

        林奇材问道:“伯父刚从王宫回来?”

        林显对此颇为得意,点头说:“正是,为父受陛下召见,还在王宫吃了御赐的宴席。”

        林奇材问道:“太师答应婚事了?”

        “什么太师?那是大明的叫法,在天竺应该叫陛下,”林显责备一句,随即又说,“太师真是简朴,大明皇帝特赐一千工匠,专门为陛下修缮王宫。陛下却只修补了透风漏雨的地方,让这些工匠都去修筑大学,而今沛阳大学修得远比王宫壮阔恢宏!”

        林载贽拍手大赞:“此真英明之君也!”

        一个首陀罗侍女端来茶盏。

        林奇材问道:“伯父,为何府上除了福伯之外,奴仆皆为异族之人?”

        林显解释说:“陛下有令,天竺国内,汉人不得为奴。便是阿福的身契,也早已换为雇佣契书,每过五年就要换新契。”

        林载贽问道:“不能收义子义女吗?”

        林显笑着反问:“你当陛下那么好糊弄?”

        大明也是禁止蓄奴的,三品以上规定了奴婢数量,三品以下不得蓄养奴婢。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各种变相蓄奴,最常见的就是收养义子义女。

        朱元璋为了防止此事,专门规定,跟“义女”啪啪啪是乱那啥……

        王渊则从经济方面下手,规定“义子义女”有继承权。谁敢通过收养手段,变相的蓄汉人为奴,那就等着自己死后,几十个义子义女打遗产官司吧!

        林显叹息道:“天竺跟大明不同,天竺的朝廷,可以直管到村镇。陛下颁布的法令,若谁敢违反,一旦查出来,没有任何人情可讲。当然,陛下也很讲规矩,不搞不教而诛那一套。只要律法没禁止的事情,就算搞得天怒人怨,陛下也不会捉人下狱。”

        林载贽又赞道:“按章程办事,此大治之象也!”随即又疑惑,“天竺朝廷,为何能管到村镇?村镇也有品官吗?”

        林显说道:“村有村长,为正二品吏,做得好可以升迁为官。镇有镇长,为正一品吏,做得好也可以升迁为官。你们不知,天竺的三榜进士,必须从正一品吏做起。”

        林奇材和林载贽面面相觑,三榜进士外放,居然要先做镇长?这也太掉价了吧!

        林显笑道:“二榜进士就好得多,外放之后至少是县长,跟大明的进士一般无二。还有啊,天竺底层官吏,许多都出自济世派,这些人放在先秦就是墨家子。”

        翌日,两个书生去参观沛阳大学,林显则把周玉真请来对生辰八字。

        周道长现在混得很滋润,沛阳城里但凡信教的有钱人,无一例外全部都是道教信徒,只有底层的苦哈哈才会信佛教。

        只可惜,周玉真虽然进项颇丰,却在国王那里被比下去。

        每年的宗教拨款,佛教是道教的十倍有余。

        拨款是跟归化数量挂钩的,佛教徒一窝一窝的归化,归化人数是道教的一千八百多倍。

        除了佛教徒,另一个业绩优秀的团体当属济世派。

        准确的说,是最早来天竺布道的济世派。刚开始只有六圣西行,如今信徒已经发展到三十多万人,而且这些传道的济世派不做官,属于一股非常奇特的民间力量。更像是……带着宗教色彩的合会组织。

        他们专门在移民区以外传教,大量吸纳低种姓和贱民,建立起一个个世俗社区,跟印度传统的宗教社会相对抗。

        特别是几年前的北方苏丹国入侵,造成印度中部地区人口锐减,许多土地都抛荒成为无主之地。这些家伙就组织低种姓和贱民,大规模的迁徙过去,建立起那种无政府管理、无贵族压迫的乌托邦小社会。

        但他们又非真正的无政府主义者,王渊派去的官吏他们也接受,只是一旦出现贪官污吏,就立即发动群众进行驱逐。

        天竺如今真的是群魔乱舞,各种宗教和思想都在传播,王渊一边行墨家之法,又一边搞无为而治,两套水火不容的东西竟然能够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