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酷小说 - 玄幻小说 - 怪物被杀就会死在线阅读 - 第七章 道之锚 (4600)

第七章 道之锚 (4600)

        得到宇宙意志首肯,苏昼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他可没忘记,当年正是一群封印宇宙合道打内战,硬生生把封印宇宙打破碎,导致宇宙意志苏醒这件事。

        创世之界,就是整个封印多元的某种映射,所以造物之墟中才会陆陆续续出现诸天万界中陆续涌出的全新神圣。

        所以,创世之界的宇宙意志,某种情况上来说,或许也能映射封印宇宙的一些情况。

        事实也的确如此——创世道主阿尔斯特·欧姆以终寰镇印镇压初代宇宙意志,创造小宇宙,而封印宇宙的诸多合道者也以终寰镇印镇压宇宙意志。

        倘若一不小心,苏昼可能就要在自己老家对战初代宇宙意志掀起的‘终焉灾变·初代宇宙’版了。

        那将会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怪物,不惜任何代价,摧毁一切意义的可怖敌人。

        好就好在,现在的苏昼,有了经验。

        ——对付宇宙意志,要哄着!

        对,就是哄着!

        此刻,苏昼正在一口一个‘您’,一个一位‘万物之母’‘众生慈父’‘伟大的意志’,夸的那是天花乱坠,世界内侧地涌金莲,就连大道都被打蜡磨光,简直是蓬荜生辉。

        夸赞之余,他还义愤填膺,怒喷昔日先驱文明的诸多合道者,喷祂们根本不懂什么同理心,不懂什么才是和睦相处,天地自然,简直是痛宇宙意志之所痛,急宇宙意志之所急,简直肉眼可见地能看见宇宙意志抑郁不平的心态舒缓了起来,甚至还有性质可以和苏昼一齐开口骂。

        舒服了——

        一口多年恶气吐出,宇宙意志肉眼可见的开始发光,笼罩在其身上的一层黑气消散。

        苏昼见状,不禁微微点头:“您开心就好。”

        宇宙意志,世界意志,说好听点,叫做天性纯真,不类凡俗,说难听点,就是骗了还会被人数钱。

        不谈‘誓愿之法’,本质上就是对宇宙意志大谈空头支票,哄骗对方从宇宙大道借力成道,然后再反馈天地还愿……

        一般来说,宇宙意志都不会撒谎,公平公正,就是顺着大道规定,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哪怕是摧毁宇宙本质,一般来说也就是让祂们感觉到痛苦,可以慢慢恢复,也就是创世之界连续造十个小宇宙,损伤过重亏空无法正常补足,才让宇宙意志黑化。

        由此也可见,能把宇宙意志给搞的狂怒不止的那些合道者有多么傲慢自大,多么品德糟糕了。

        “那些先驱合道者,或者说,这个多元宇宙的合道者,有一个是一个,都是自大狂。”

        苏昼不禁吐槽。

        这可不是黑屁。

        合道强者,本就是可以更替宇宙大道的强者,相对于宇宙意志而言,祂们就是恶,但凡是想要改大道的,都是针对宇宙本源的一次暴力更改。

        尤其是,祂们合道,估计很少会和宇宙本身商量,甚至会天然认为,宇宙本身的阻碍,就是需要‘以力证之’的灾劫,是需要‘突破’的‘境界屏障’。

        ——成道天劫?合道之灾?宇宙反噬?

        ——口胡,全都给我破!

        祂们很少想过为啥会有这种反抗和反噬。

        像是苏昼这种,合道前还会提前商量,甚至会给宇宙意志看PPT——也就是自己合道的前瞻试观,烛昼之梦效果的合道,可是真的非常少了。

        “只要好好说话,宇宙意志明明不难沟通——总不能说成了合道就连人话都不会说了吧?”

        如此想到,苏昼不禁摇摇头,他在心中吐槽道:“太多事情,就是源自于双方都不会说人话,还要脸,还要面子!”

        青年就不要,祂年轻的很,对宇宙意志自认晚辈根本不丢份。

        【你尽管扩散你的大道,我会配合你的】

        能听见,被苏昼一通乱哄哄开心了的封印宇宙意志显然地语气温和起来:【不过你这个烛昼之梦还不够完善,我觉得,想要彻底让其成为我们宇宙的一种‘现象’,还是有点困难】

        而苏昼对此不以为意:“不用担心,这还不是正式版,只是提前发出来查,让大家帮我一齐找找bug罢了。”

        说实话,烛昼之梦说起版本号,最多也就是0.03EA提前体验版,别说具体内容了,就连UI设计和界面设计都没有。

        依照苏昼原本的想法,他是打算白嫖先驱空间的基础设计,然后再以兑换列表为基础,设计一套合约祝福系统,为诸多入梦者编织种种利好亦或是难度。

        接下来,还要弄出一些非常庄严神圣的背景,每一次梦境轮回都要有世界生灭的特效,让人不至于因为这是梦境,就因此而觉得无所谓——也就是提升‘严肃感’。

        即便是做梦,也要认真,因为倘若一不认真,就很容易迷失于烛昼之梦,和那群黄昏魔物一般长眠不醒。

        对于黄昏魔物来说,能在梦中安眠,就是最大的怜悯……但是对于其他的入梦者而言,沦陷于烛昼之梦,都是死亡。

        当然,任何好处,都不可能没有任何代价,这也是苏昼之道本源出的一丝魔性所在……

        大自在,是大超脱,也是大沉沦。

        烛昼之梦乃是大自在之梦,昂然向上者,如何霄照这种,自可一步步超脱而出,脱梦之时,便是自我革新之时,也就不需要再去做梦了。

        但是倘若有人经受不住考验,沉沦于梦中的无穷便利与美好,就会被烛昼之梦同化,成为其中飘荡的‘NPC’,直至有朝一日,他突然开悟,脱梦而出,亦或是有其他入梦者将其解救,不然的话,就是永眠。

        这是完整版的构思。

        现在,整个梦境空间灰蒙蒙一片,谁都知道这是梦,自然不可能沉沦其中了。

        虽然无法支持入梦者超脱,但也没办法让入梦者沉沦,算是EA版本的好处。

        至于合约系统,算是苏昼针对‘烛昼之梦’设计的核心。

        一些需要提升自己的,良性的祝福条约,可以为入梦者提供种种增益。

        譬如说何霄照,他所得到的庇护,便是‘永世轮回’与‘重返少时’,可以一次又一次回到过去,或是自己亲自上手,亦或是自己培养过去的自己,突破自己曾经遭遇过的重重阻碍。

        除此之外,还有‘天降异宝’,‘绝世传承’,‘至高圣体’……

        或是星辰垂泪,降世于手。

        或是落入悬崖得到至高传承,自此命运更替。

        亦或是天生至尊骨,圣体在身,踏足无敌路。

        过去的自己,为何会失败?

        是自己缺少力量还是心态不行?是自己缺少机缘,单纯的语气不好,亦或是真的就不适合走这条路?

        苏昼将会用祝福合约,控制变量,让诸多入梦者察觉,自己究竟是缺少了哪些东西,才会失败。

        而其他的‘灾劫条约’,就是高等级内容了。

        只有那些已经不需要任何祝福条约加成,就已经可以突破自己过去的一切困境,彻底将自己变成更好的自己后,也即是,成为了‘革新眷属’后,才能够选择的系统!

        灾劫条约,全部都是各式各样的负面DEBUFF。

        无论是二十五倍天灾,亦或是敌人入侵时间加速。

        无论是所有中立敌对方恶意与进攻欲大大增加,亦或是减少灵气活跃度。

        都可以让已经有所成就,成为革新眷属的入梦者们,得到更多试炼,将自己优化的更好!

        “这只是一个开始。”

        合道神人屹立于宇宙内侧,环视整个封印大界。

        他平静地笑着:“以神力网络的设计为根基,在未来,进入梦境世界的终端,将会成为这个宇宙文明人手一份的‘常规法器’。”

        “所有人,都可以进入其中,试炼自己,提升自己……即便不打算试炼自身,起码也能在梦境世界中,与诸天万界的许多同好者交流经验。”

        梦可以犯错,现实不行。

        梦中的错,现实不再犯。

        如此,便足够。

        倘若说,黄昏是所有‘虚无’的兜底。

        那么,革新也将成为所有‘错误’的兜底。

        “这‘烛昼之梦’,倘若完善,完全可以梦中证道——未来如若成就正式版本,足以作为我的第二种‘至高传承’。”

        这至高传承,并非是特指伟大存在级的传承,而是单纯的‘烛昼一系’的至高传承。

        倘若未来苏昼也成就超越者,甚至伟大存在,那或许就更加名副其实。

        得到宇宙意志首肯,苏昼便准备着手,解除终寰镇印对宇宙意志的压制。

        那时,他便能集结三大伟大封印的碎片,彻底修复伟大封印了。

        虽然如今,所有伟大存在都已经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脱出封印。

        但封印多元宇宙的根基,就在伟大封印之上。

        修复伟大封印,或许并不能把伟大存在按回去,但却能让这个多元宇宙更加稳定,坚固,不至于说被祂们吹口气就破碎。

        不过,就在苏昼准备动手前,他先分心,看向地球,自己的家乡。

        与此同时,地球,新世界探索部。

        部长办公室内。

        代理部长邵启明,此刻自然也早已入梦。

        不过,他却并没有和其他诸多入梦者那样,沉浸其中,而是意外地来到了一个完全由灰色迷雾构成的庞大殿堂中。

        灰雾之上,无穷世界幻影浮现,邵启明能看见,在自己的眼前,亿亿万万,几近于无穷无尽入梦者的梦境,都化作光幕,展现在自己眼前。

        “这是……”

        坐在不知何时出现的座椅之上,有着褐色长发的青年摸了摸下巴,他有些费解地自语到:“管理员权限?”

        “阿昼,这又是何意?”

        他倒是半点也不意外——邵启明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一切是苏昼弄出的异变,所以即便是被卷入梦中,青年也并不惊慌。

        邵启明想过不少,譬如说自己在梦境宇宙中有VIP待遇,亦或是有额外加成什么的,但是却没想到,自己居然直接就成管理员了:“这不太好吧,我才地仙境界,根本不可能管理这些东西的啊——就算想要鸡犬升天,也不是这样提携的!”

        这是为什么?他很清楚苏昼不会做没意义的事情。

        “因为我也有私心。”

        而在梦境中,无数灰雾凝聚,化作苏昼的形体,他拍拍手,这无尽灰雾凝聚而成的殿堂中便又多出了一章古朴长桌,他就端坐于主座之上。

        苏昼看向自己的友人,他笑了笑:“不仅仅是你们——包括我爸妈,邵叔文姨,我所有比较熟的亲戚和朋友,他们都有相关的权限,不至于被我的梦所吞噬,也不至于在梦中遇到什么侵害。”

        “提携,倒也算不上,毕竟管理员权限也没有什么特权,毕竟梦境世界中,也不会有和其他人交流的机会,即便有,也无非就是禁言而已。”

        如此说着,青年垂下眸光,他轻叹一口气:“我只是想要保证你们的安危。”

        邵启明坐在一侧,他听着苏昼的叹息,若有所思。

        “这私心,很重要吗?”

        知晓自己友人已经听懂了自己的意思,苏昼抬起头,微笑道:“是的,很重要。”

        “自我合道之后……或者说,自我成就天尊,己之传承寄托于宇宙之后,我就发现,我看待万事万物的视角,以及思维模式,都在逐渐朝着‘伟大存在’靠拢。”

        “并不是说我有伟大存在那么强,或许也是那时候身上有三个伟大存在耳濡目染,只是说,随着我变得越来越强,我的心就与凡人愈发不同,这虽然并非不可改变逆转,但这本身也不是什么坏事。”

        “只是……仍然不够好。”

        此刻,苏昼抬起头,他凝视着梦境灰雾殿堂中变幻不定的穹顶,而邵启明看着他,友人能看清,苏昼双瞳中流露而出的那一丝‘淡漠’。

        并非是对众生的淡漠,而是对自己的淡漠。

        那是究极的无私。

        与究极的‘爱’。

        凝视着穹顶,苏昼轻声喃喃道:“我并不恐惧成为神圣——正如同昔日寂主对我所说,我之所以会有那种片面的视角,是因为我无法窥破时空与因果,没有永恒,永远无法理解永恒者的角度,更无法知晓永恒者视角中的万物众生是何等姿态。”

        “现在,我已经能理解祂了,一部分,所以,我现在就已经在不断地自我革新……我坚信我的道是正确的,所以,即便是我‘死’了,也并非不能接受的事。”

        “不行!”听到这里,即便是一直都安静倾听的邵启明也忍不住开口。

        他大声呵斥道:“你怎么能这么想!怎么可以觉得自己死了也行?!”

        “这种事,想都不能想!做梦也不许!”

        “哈哈。”

        听见这斥责,苏昼反而笑了一声。

        发自真心。

        有些苦恼,只有对朋友和家人才能倾诉,也只有朋友和家人才能理解。

        只有朋友和家人,才会发自内心的,对苏昼的死,感觉到恐惧与‘拒绝’。

        “是啊。”

        青年道:“所以我必须要有私心。”

        “没有自私,也就没有无私,天地没有私心,故而对万物一视同仁,而这样的爱等同于不存在。”

        “我必须要要有一个锚,锚定‘我’的存在,不然的话,我就会彻底成为革新。”

        合道万界,听上去很是强大,远比一般的合道要强。

        但是,什么事情都是有代价的。

        诸天万界诸多合道者,之所以不同时合道诸多世界,正是因为,源自于万界的大道本身,会不断地回馈合道者的心智,令祂们加速道化。

        几个世界还好,合道的天地一多,维持的力度跟不上同化的速度,就肯定会化道而去。

        苏昼的心智何等惊人?他本非凡俗,能被伟大存在看好,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的心智天生就非同寻常,顽固,傲慢,自我又极其坚信自身。

        只有这样,才能合道万界而不灭己心。

        但即便如此,苏昼现在也到了极限,他回到封印宇宙,一是封印宇宙的确需要合道撑场子,同样也是他需要回到家乡,为自己定锚。

        “你们的存在,就是我的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