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酷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大佬撕了炮灰剧本在线阅读 - 0295 你又做了什么?

0295 你又做了什么?

        就在傅元蓁和墨御天商量的时候,京城的局势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昨夜仁寿宫的那场变故虽然被封锁了消息,但还是有一些消息灵通的臣子,发现了一些异常。

        像是镇北王,就默默取消了带顾云娘进宫给太后请安的打算,自己一个人进宫见了傅元朗。

        没人知道他到底跟傅元朗说了些什么,反正他出宫的时候,带了好几车礼物,还都是给顾云娘带的。

        仁寿宫里,杨太后今天特地打扮了一番,准备见顾云娘。

        谁知左等右等,居然也没等到顾云娘的人。

        等了好一会儿,才有消息传来,说是顾云娘压根就没进宫。

        把杨太后气得够呛。

        却不想,没过多久居然又有消息传来,说是傅元朗给了镇北王和顾云娘很多赏赐,还让她也赏些东西。

        这下,杨太后更气了。

        那个顾云娘都没来给她行礼,居然还想要她的赏赐!

        做什么白日梦呢!

        她不想答应,傅元朗的态度却很强硬,逼着杨太后不得不开了私库,随便赏赐了些东西。

        尽管私库里的好东西早已经多得堆不下,赏赐给顾云娘的只是杨太后并不喜欢的那些,可她还是觉得怄得慌。

        凭什么顾云娘都没来给她行礼,她还得赏赐东西?

        傅元朗未免也太过看重镇北王了!

        不过想到昨夜的变故,她到底没敢做多余的事情。

        杨太后心里清楚,经过昨夜那么一闹,傅元朗和宁家算是彻底撕破了脸。

        即便现在不爆发,早晚也会有爆发的一天。

        宁攸还说宁则澜给她的药里下了毒,她找太医看过了,谁知道太医居然瞧不出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宁攸在撒谎。

        不管怎样,这宁攸实在是太让她失望了。

        宁则澜怎么就养出了这样的女儿?

        杨太后回想起昨夜的噩梦,心情更糟糕了。

        因为宁攸那番话,她昨夜做了好久的噩梦,乱七八糟的,都想不起具体梦到了些什么,只有一些可怕的画面,让她的印象非常深刻,直到现在也忘不了。

        今早起床的时候,她的脸色都糟糕透了,为了能够见人,她花了好些时间来化妆,遮盖住那糟糕的脸色。

        结果顾云娘居然没来!

        让她白准备了一场。

        杨太后皱着眉头坐在贵妃榻上,越想越觉得心里头窝火。

        不管是昨夜傅元朗突然对宁攸下手的事,还是昨夜的噩梦,今天顾云娘的事,都让她非常不痛快。

        尤其是傅元朗和宁家撕破脸这事,更是让她忧心忡忡,仿佛被架在火上烤。

        杨太后想不明白,事情怎么就发展到了这一步!

        说到底,还是傅元朗太胡闹了。

        宁家便是有些心思又如何,难不成他们还敢造反么?傅元朗怎么就这么想不开,非要对宁攸下手!

        这下好了,宁家那些人还不知道如何想呢。

        杨太后越想越烦躁,心里却又忍不住为宁攸昨晚的话耿耿于怀。

        很快她彻底坐不住了,命令道:“来人!去请玉神医进宫!”

        那个玉神医的医术似乎很不错,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出她有没有中毒。

        杨太后忧心忡忡地想着,始终皱着眉头。

        她现在就想弄清楚自己到底有没有中毒,可惜太医院的太医居然没一个能看出来的,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玉神医身上了。

        杨太后性急得很,把人派出去后,就开始望眼欲穿,恨不得立刻见到那位玉神医。

        巧的是,宁皇后这会儿也在翘首以盼,等着宁修带玉神医来给她治伤。

        谁知道一直等到了中午,宁修也没把玉神医带过来,反倒是打扮艳丽的丽贵妃又来了一趟。

        丽贵妃笑吟吟地看着宁皇后:“姐姐可是在等玉神医?”

        宁皇后立刻皱起了眉头。

        她又不傻,自然知道丽贵妃绝对不会无缘无故说出这么一番话。

        这人既然这么说了,多半是故意跑来告诉她,玉神医不会来了。

        想到这个可能,宁皇后就气得暴躁起来。

        她狠狠瞪着丽贵妃,只恨不得用目光将她也凌迟了:“你又做了什么?”

        丽贵妃笑得漂亮极了:“姐姐这可是冤枉嫔妾了,嫔妾可什么都没做,只是不忍心姐姐继续等下去,这才特地走了这么一趟,来告诉姐姐一个消息。

        玉神医的朋友生了重病,他去照顾那位朋友了,短时间内都没办法再去济世堂。真是可惜了,姐姐的运气看来不太好呢。

        原本以玉神医妙手回春的医术,姐姐就是伤得再种些也不打紧,可惜玉神医如今有事情耽搁了,没时间来给姐姐治伤,姐姐肯定很失望吧?”

        宁皇后大怒:“谁准你叫姐姐的?谁是你姐姐?一个贱婢,居然也敢叫本宫姐姐,你也不照照镜子,你配吗?

        你不过是本宫养的一条哈巴狗罢了,永远都不配跟本宫相比!本宫身后有宁家,便是真出了事情,只要宁家不倒,傅元朗就不敢杀我。

        你有什么?也敢跑到本宫面前耀武扬威!本宫现在懒得跟你计较,你也最好给本宫收敛点儿,不然惹恼了本宫,本宫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丽贵妃惊讶地捂住嘴,一副受伤的样子:“姐姐为何这么凶?嫔妾都要被姐姐吓到了。嫔妾不过是好心前来通知姐姐,免得姐姐一直等下去,姐姐为何不高兴呢?”

        她这副嚣张的样子更是狠狠刺激了宁皇后。

        她死死瞪着丽贵妃,气得眼睛里全是血丝。

        想当初,她一直把丽贵妃当成贱婢,可以随意处置,拿她撒气。

        可是现在,她受伤毁容,成了废人,丽贵妃居然打扮得更漂亮了,还敢跑到她面前来耀武扬威。

        这样的巨大转变,让宁皇后如何能够接受?

        便是养了条狗,突然有一天那狗反咬主人,都能让主人愤怒不已。

        何况是本就小心眼的宁皇后呢?

        她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直接朝丽贵妃怒吼:“你滚!立刻滚出去!本宫不要见你!”

        丽贵妃看着她那歇斯底里的疯狂模样,意味深长地勾起染血般猩红的唇,嘲讽地笑了笑。

        这就受不了了?

        比起她受的那些苦,这些又算得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