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酷小说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庚字卷 第一百一十九节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

庚字卷 第一百一十九节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

        吉田秀次已经注意到两个男子很久了。

        从玉田县城出城时跟上冯紫英时,吉田秀次就觉察到了似乎不知自己在跟踪这位小冯修撰。

        他不清楚冯紫英身边的护卫们有否觉察,但似乎他们仍然一路疾行,沿着玉田到宝坻的官道策马而行。

        野地里总有那么一两条若隐若现的身影远远地缀着,哪怕是吉田秀次仔细观察,也有几次丢了对方的踪影,若非能够确定对方也是跟随冯紫英一行而来,吉田秀次觉得还真有点儿不好发现对方。

        对方应该是三到四人,因为距离太远,而且似乎对方也在有意隐藏形容,而吉田秀次也不希望自己露了行迹,所以他也只是保持着一定节奏跟上。

        在玉田县城到沽河渡口之间的一处驿站外,吉田秀次终于再次发现了对方。

        这里有一处深井,加上地势平坦,所以玉田方面也在这里设立了一处粥棚,所以接近千人簇拥在这里,很容易隐藏身形。

        吉田秀次出门之前便已经换了衣衫,虽然和这些流民的打扮还有些区别,但是这条官道本身还有其他商旅,所以混杂在人流中,他能轻易的跟着冯紫英一行人,并小心观察。

        他注意到有两个人,和最初自己发现的一人不类,这说明对方起码有三个人,而且两个人身材中等,但是都背着一个破布裹着的匣状物件,看不清楚具体形状,但吉田秀次怀疑应该是弓箭,不过外边用了其他物事做掩盖。

        大周不禁刀剑,但是却对弓弩和甲胄控制极严,随身携带弓弩这一类远射武器随时都可能遭遇官府衙役的查缉,无论是什么身份,都需要拿出必要证明文件才能携带。

        这立即引起了吉田秀次的警惕。

        携带弓弩可不是什么好征兆,这往往是偷袭暗杀的动向,虽然还无法判定冯紫英日后的走向,但是至少在目前,己方是不愿意见到其突然死亡的,这不符合幕府当下的利益。

        吉田秀次无从判断对方是什么来头,但是冯紫英既然作为永平府的同知,而且名声颇大,自然也免不了有政敌和利益受损者,刺杀袭击都在所难免,所以这也很难判断。

        好在冯紫英一行也很警惕,尤其是在这种人声鼎沸,情况复杂散乱的情形下,他几乎是一直保持着移动,即便是和人说话,也基本上是说几句后就中止,而其他几名护卫也十分警惕,一直在监视着四周,而那个女子更是一直在冯紫英身畔来回走动,明显是要干扰可能出现的远距离袭击。

        这种情形下,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吉田秀次觉得应该是自己怀疑那二人并没有寻找到合适的机会,或者是担心这种环境下刺杀得手困难,且易被人发现抓获。

        所以吉田秀次才会一直跟着冯紫英一行人到了这沽河渡口。

        一到沽河渡口,吉田秀次便发现这一处对于刺杀者来说要比在前一处方便许多。

        首先那一处土丘和周边的树林极易隐蔽,两边地势略有起伏;第二河岸人员杂乱,既有流民,又有等待过河的驮队和马车,更有以渡口作为做营生的贩货摊点,格外热闹,而杀手刺客的藏身地和后撤线路都能有更多的选择。

        尤其是那一处高地和树林,最适合弓弩手的藏匿,距离河岸不远,而且连绵逶迤,断断续续一直有两三里地,若是没有三五十人你根本无法包围搜寻如此大一个范围。

        正因为一看到这种极易埋伏袭击的地理环境,吉田秀次就立即提高了警惕,开始下意识的替冯紫英一行警戒。

        很快他就确定了两处可能会成为刺客埋伏的所在位置。

        一处是紧邻河岸的枯草丛中,这一路枯草茂密蓬松,而且也按着河岸高地一直绵延到山坡边儿上,而灌木林正好完美的和这些草丛结合在了一起,形成一个草丛——灌木——乔木林的巧妙过渡。

        另一处就是刚好处于后山坡的树林边缘部,几处小起伏形成了山丘,正好可以遮掩住下部的观察视线,但在这里正好可以居高临下,最大限度发挥弓弩的优势。

        一进入状态,吉田秀次就开始努力地搜寻着目标。

        两处都是危险所在,在吉田秀次看来,山坡中段的山丘树林部是最好的弓弩手埋伏地,凭藉地势优势加上树林遮掩,弓弩手可以毫无顾忌地展开攻击,而且保持了一段安全距离,可以在敌人发现之前迅速通过树林逃生。

        所以他在确定了情况之后,便立即向山坡处搜寻而去,但为了防止自己的行迹也被对手或者冯紫英一行人发现,他不得不放慢速度,甚至借助来来往往的流民掩盖自己的动静。

        当他刚来到山坡下,沿着山坡侧面的小径急速向上攀登,寻找可疑动静时,便听到了“嘣嘣嘣嘣”连续不断的弓弦崩响声,心中一个激灵,陡然跃升而起,只见一个黑影站在树枝中段,一个摆出了一个箭步,前脚踏在一处分叉处,另一只脚死死蹬住树干,从掣箭道到引弓,再到扣弦瞄准爆发,宛如行云流水,格外流畅。

        而另外一个人则是径直摆出侧面而视的架势,同样引弓搭箭,猛然爆发。

        树上树下,二人显然是熟手,配合得十分默契,两工交替爆射,一口气射出了七八支箭矢。

        冯紫英策马刚来得及转回,就一眼看见了一匹枣骝正小跑着而来,马背上那道身影也让他意外惊喜。

        “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马背上的女子没好气地道:“你来得我来不得?”

        “我可没这个意思,我只是好奇……”冯紫英笑了起来,话音未落,一抹乌光破空而至,“小心!”

        两枚箭矢几乎是不分轩轾的奔行而至,冯紫英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肩窝部便被凶猛一击射中,痛得他忍不住大叫一声,猛然坠马。

        而另外一支箭矢则略低,似乎是吃准了冯紫英的后续动作,稳稳的封死了冯紫英翻身落马的角度,如电闪雷鸣,悄然而至,直奔其咽喉。

        在冯紫英身旁的那个女子反应显然比冯紫英更快,腰间弯刀“哧溜”一声飞旋而出,正好迎上那一枚箭矢,瞬间箭杆箭簇都被这一波乌金弯刀的怒发之下,搅得粉碎成末。

        没等冯紫英落马,那边埋伏在枯草中的两道身体陡然扑出,兔起鹘落,几仗距离,眨眼而至,手中一刀一剑泛起漫天剑气刀光席卷而至。

        正在冯紫英身旁一丈开外的几人这才如梦初醒,肝胆俱裂般的怒吼着一跃而起,一个男子手中的狭锋长刀骤然化为重重青波率先迎上了那使剑的刺客,罡风剑气激荡在一起,倏分倏合。

        而布喜娅玛拉的圆月弯刀早已经将另外一名持刀的刺客彻底圈了进去,凄厉的双刀碰撞在一起,两道人影也在空中盘旋交击。

        尤三姐原本实在冯紫英的左侧,她自认为自己算是十分谨慎了,几乎是一直在冯紫英身旁来回盘旋,就怕这人群中会夹杂有刺客,但是她万万没想到敌人竟然凶悍如斯,居然可以直接调用弓箭手来伏击。

        这大大超出了尤三姐的想象。

        江湖中人几乎无人使用弓弩,因为寻常行走江湖,携刀带剑都很正常,官府也不会太过难为,但是弓弩这种东西,既不好藏匿,大明一旦被官府发现,那就是一场祸事。

        正因为如此,江湖绿林中高手辈出,但是却鲜有用弓弩这种明显属于军方的武器,这才让冯紫英一行人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这一点疏忽大意几乎就是致命的,看到冯紫英应声落马,尤三姐肝胆欲裂,娇叱声中,手中长剑化为朵朵亮火,直接正面碰上了仍然不断爆射而来的箭矢,死死将冯紫英护在身后。

        布喜娅玛拉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这个时候保护住冯紫英才是最重要的,否则一旦冯紫英有个三长两短,那么这个被冯紫英推动的事务,围绕冯紫英在逐渐成形的架构,都会彻底崩溃。

        敌人显然也会冲着这一点来的,至于这些刺客不过是一些不值一提的角色,一旦冯紫英出了事儿,便是斩杀了他们也毫无意义了。

        圆月弯刀猛然爆发,连续三刀硬扛,硬生生将那名使刀武者逼得彻底退出,布喜娅玛拉这才高喊一声:“赶紧走,敌人有弓弩高手在伏击,你去那边山坡后,……”

        一时间河岸边上乱成一团,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有少数靠近在冯紫英一行人身边的流民们才看到了这一幕,但是究竟是谁刺杀谁,会不会遭遇池鱼之灾,都只是引来一片惊慌。

        圆月弯刀再度发威,死死压制住那个狭锋刀刺客,让其近身不得,退缩不能,汹涌的刀气弥漫横空,直透肺腑,让他也是惊骇莫名,只是从哪里钻出来一个高手,其武技远胜于其他几人,可以说功亏一篑,全因此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