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酷小说 - 都市小说 - 满级回归后我爆红了在线阅读 - 第431章 凡事问问自己配不配

第431章 凡事问问自己配不配

        第431章凡事问问自己配不配

        两人这才彻底放了心,他们也知道以这别墅的规格,他们需要承担的赔偿肯定不会少。

        但若仅仅只是这样的话,他们这辈子努努力,在死之前应该还是能还完的。

        可要真摊上那么一两件古董,别说这辈子了,可能下辈子他们都还不完!

        高敏看了眼叶婉汐,又看了眼自家弟弟,沉默片刻,主动转移话题:“婉汐,那边那面旗子……怎么办?”

        那个少年手贱去抓了那旗子一把就被融了几根手指头,其他人心有余悸,方才检查的时候别说是动它了,连测数据的时候都隔了几米远不敢靠近。

        现在那旗子还躺在原地,谁也不敢去碰。

        叶婉汐想了下,抽出一条浅绿色丝巾,抬手将那招魂幡吸了过来。

        旗子飞来的一瞬,迅速用丝巾将它整个裹住,不留缝隙,再用金色的绳子缠了一圈,绑紧。

        “婉汐!”高敏愣了几秒方才惊呼出声,第一时间去抓叶婉汐的手,“没事吧,刚刚那人都那样了,你怎么还用手抓?”

        叶婉汐任由她检查:“别担心,我手好好的,这玩意儿还伤不了我。”

        封天域知道这东西伤不了叶婉汐,故而反应并没有高敏那么大,反而盯着叶婉汐手上那绑得整整齐齐的小包。

        “喜欢这旗子?”

        “不喜欢。”叶婉汐将东西拿在手里转了转,沉吟道,“招魂幡有招引魂魄,度人往生的效用。我准备把它送给之前在林家村见过的那位了然大师,让他帮着祛除这东西上面的阴气,超度亡魂。”

        叶婉汐说到这似是想到了什么,不放心的转头看了大师兄一眼:“别告诉我,你连大和尚的醋都吃。”

        封天域:“……”那倒不至于。

        “你们几个想去投胎吗?”

        甄慧娟他们虽然有叶婉汐给的固魂符,可招魂幡这东西对他们还是具有一定的威慑力。

        这会只敢缩在楼梯口的位置,隔着几米远冲叶婉汐喊:“想,但是我们想亲眼看到齐燕娇得到应有的惩罚再去投胎,可以吗?”

        “可以。那就等齐燕娇那边有结果了,再送你们去了然大师那边超度投胎。”

        那只魔的事情虽然不好对外宣扬,但是齐燕娇做了坏事遭报应的事却是没什么不好说的。

        叶婉汐方才放心让萧继辉将齐燕娇带走,就是知道他们回去后会仔细确认过齐燕娇的所作所为还有她所犯下的那些罪行,

        即便他们这边不查,等那些做噩梦做到崩溃的帮凶们主动投案,也会逼着他们查。

        有些罪恶因果从一开始就已经埋下了,谁也逃不掉!

        另外一边,并不知道自己被叶婉汐寄予厚望的萧继辉,刚一坐进车里,便接过自己人递来的资料,翻阅起来。

        “查到什么了吗?”

        “基本能够确认两人没说谎,死者的状况跟之前在安岭遇到的那个老流氓几乎一模一样。”

        提起安岭一事,车内骤然陷入了低气压。

        半个月前,他们的人接到消息,安岭一带出现了个神神叨叨,极擅长蛊惑人心的可疑人物。

        同一部门的同事觉察到不对劲,第一时间赶了过去,不曾想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

        为了搞清楚事情真相,部门前后去过两队人马,第二队出发时还跟其他部门借了人。

        饶是如此,依旧损失惨重,去了那么多人就几人回来,现在还都在重症室出不来。

        “照戚大师的说法,跟他们一起去的那些人,极大一部分是在那个老流氓死了之后才不慎中招。尤其是当时戚大师还祭出了他家传的宝贝,依旧没能挡住那邪物自爆时的冲击。”

        “刚刚叶小姐家的爆炸痕迹应该也是因为这个,由房屋损坏程度来看,这场爆炸应该不亚于安岭那场,只是……”

        只是之前的那场爆炸,他们伤亡惨重。

        而叶婉汐家的爆炸,别说两个当事人了,就连那几个普通人也被护得滴水不漏,连根头发丝都没掉。

        “你们怎么看?”

        “如果不是他们本身实力够强,那就只能说明,他们手上可能攥有比戚大师家传宝贝还要厉害的法器。”

        这个结论一出,车内不少人眼睛俱是一亮。

        萧继辉将几人的神色变化看在眼里,依旧垂眸不动声色。

        众人见他不吭声,也沉默了下来。

        其中有个跟他年纪差不多的男人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两圈,试探道:“萧部长,那个招魂幡……”

        萧继辉这才抬眸瞥了他一眼:“我只是副部长,叫我名字或者副部。”

        男人拍马屁拍到马腿上,面上的神情僵了僵。

        还未等他补救,便听萧继辉反问了一句:“你想要那面旗子?”

        男人怔了怔,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那么危险的东西,放在外人手上终究不妥。万一他们心怀不轨,拿去做坏事岂不是……要我说,这东西还是回收的好,不然真要闹出什么事来,只怕咱们部门也脱不了干系。”

        男人说得冠冕堂皇,萧继辉却一眼看穿了他的小心思:“部门脱不了干系,还是你脱不了干系?”

        “您……”

        萧继辉直接打断了他:“想要就去拿,只要你有这个本事,我想叶小姐跟封先生不会阻拦。”

        男人脸一青,闭嘴了。

        萧继辉本来就因为某人今天害得自己在叶婉汐二人面前丢了脸心里不痛快,这会更是不乐意继续包容这些个关系户。

        当即冷笑一声,毫不客气道:“凡事先问问自己配不配,有没有这个本事。如果连这都做不到,早晚落得跟他一样的下场。”

        这个“他”指的是谁不言而喻,男人的脸都绿了。

        他确实因着殷家那个傻子的遭遇对叶婉汐二人心生忌惮,想着利用萧继辉的身份来向他们施压,以求夺宝。

        现在被萧继辉点出来,无异于当场打脸。

        恰好这时候萧继辉响了,他看了眼手机上的短信提醒,懒得再跟这些人虚以为蛇。

        “小林,前面路口停下车。我还有事先走,你们自己回去吧。”

        萧继辉在路口换了车就走了,不曾注意到身后男人那满带怨毒与杀意的眼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