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酷小说 - 科幻小说 - 港综1986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五章:帅,将,兵

第二百七十五章:帅,将,兵

        三月。

        屯门,龙门路高级修养中心。

        高尔夫球会场。

        “港岛商政两届的要员,都喜欢打高尔夫。”

        “高尔夫打得好,机会就多,有时候你破案再多,上面不一定能记住你。”

        “相反,陪领导打几场高尔夫,把领导陪高兴了,或许能被刮目相看,所以很多人将打高尔夫,视为终南山捷径。”

        老岳父一身白色运动服,戴着鸭舌帽,大肚便便的向吕泽告说道。

        吕泽背着球杆,走在老岳父身边。

        说实话,老岳父什么都好,权谋,资历,家势,能力,全都是上上之选。

        就是身材有些走样。

        记得刚跟关清卿恋爱时,老岳父胖是胖了点,但是也不算特别胖,也就跟肥猫差不多。

        现在倒好,比几年前又胖了一圈,看着跟相扑运动员一样了。

        “你这个臭小子,脑袋里又在想什么,眼神这么怪?”

        在吕泽面前,关副处长没有多少威严。

        一个女婿半个儿,老岳父没有儿子,吕泽对他而言不只是女婿,也是关家派系的传承人。

        “爸,你该减肥了,二百多斤的警务处长,恐怕是港岛建港来的头一份,看到你这大肚子,民众怎么会信你能抓贼?”

        吕泽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说道。

        “你以为我不想啊!”

        老岳父一脸嫌弃,摸着大肚子说道:“人到中年万事休,身材走样不是很正常?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身材比李晓龙还好,哪想过会有今天。”

        说完看向吕泽,嘴里啧啧有声:“你也要注意了,说不定二十年后你比我还胖。”

        吕泽看了看老岳父,又看了看自己,嘀咕道:“那我就不活了!”

        “你说什么?”

        “我说那我就多活动。”

        吕泽放下肩上的高尔夫球包,取出球杆递给老岳父,随口问道:“听说李副处长又去了英格兰,这两月他去三趟了吧,选票还没拉够?”

        “鬼老那边有了分歧。”

        “一部分人认为,警务处长的位置既然要让给华人,就该退的漂亮。”

        “李树堂再当一届警务处长又有什么用,能改变97回归的事实吗?”

        “既然改不了,就要学着接受,没必要为个警务处长搞得大家都不愉快。”

        老岳父挥了挥杆,找了找感觉:“你说李树堂听到这种话怎么坐得住。”

        听到这样的话,吕泽点头道:“李家与英皇派走的太近了,他和鬼佬的亲近关系,让他收获好处的同时,也在让他远离了华人警员。”

        “下面的人议论纷纷,很多中低层警员认为李树堂上台的话,接下来的几年一定还是鬼佬把持重要岗位,上层没有华人警员的发展空间。”

        “放到以前,鬼佬不会在乎普通警员的感受。”

        “现在不行了,港岛一定不能出现骚乱,不然可能会引得提前回归。”

        “别人不知道,咱们一清二楚,羊城的部队就驻扎在南山区,如果有需要,半小时就能登录港岛,谁也不敢让77年那样的警队暴动再次上演。”

        1977年,廉政行动进入高峰。

        前后有三百多名警员被捕,近两千人被约谈。

        眼见形式越加严肃,上千警员冲击廉署,打砸廉署办公室,焚烧档案。

        此次暴动造成多人受伤,多人死亡,警队指挥体系陷入瘫痪。

        那时,港岛还在红毛鬼的统治下,回归事宜未定。

        放到现在,你看看炎国那边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说不定就要以此为借口提前收回港岛了。

        “如果这次李树堂赢了,你是不是要来一场警队暴动?”

        或许是察觉到了吕泽话语中的戾气,老岳父球也不打了,拄着球杆问道。

        吕泽摇头:“我没有那么傻,可这世界上聪明人多,傻瓜也不少,有时候不是我们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

        “警队内不满意李树堂的人很多,认为他是红毛鬼的走狗。”

        “没动静,是对今年的选举满怀信心,认为你能上位,把李树堂压下去。”

        “这个目的如果不能达成,压抑的火山就会爆炸。”

        “起因都不用找,很多鬼佬没什么能力,只因为他是鬼佬才能骑在众人头上。”

        “只需要一点小冲突,比如一两个受到鬼佬欺负,站起来反抗的底层警察,就能演变成全面的英、华警员冲突。”

        老岳父半眯着眼睛,好似在思考这种冲突的可能性。

        片刻后,他甩了甩手上的球杆,轻描淡写的说道:“真有这样一天,你可以看,但是不能参与。”

        “一点都不行,不然只要做了,就没有不透风的墙。”

        “到时候,不但鬼佬容不下你,炎国那边也容不下。”

        吕泽一听就笑了:“我又不傻,只要有这种冲突,最后得利的肯定是我们。”

        “我们什么都不用作,等到混乱后出来主持大局就行了,脑瘫才会亲自下场。”

        老岳父没说话,而是换了个话题:“老黄向我告状了,说你和他的扫毒组长走的很近,开玩笑说,自己新娶来的小媳妇和别人跑了。”

        “哪有那么夸张,都是警队内的同事,吃个饭不是很正常。”

        吕泽矢口否认。

        老岳父也没在意,继续道:“之前扫毒一组的马昊天你知道吧,就是指挥佛泰行动的那个。”

        “老黄想把人留在扫毒组,只做降级处理,但是没能如愿,现在人被调去了公共关系科当文员。”

        “马昊天这人,是老黄一手提拔上来的。”

        “回头如果有需要,你可以帮着把马昊天调回去,让老黄欠你个人情。”

        吕泽点点头。

        说实话,他并不是很看中黄文德的人情。

        黄文德五十多岁,距离退休没几年了。

        反倒是马昊天这个人,看过扫毒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位能人。

        佛泰行动失败,并不全是他的过错。

        相反,要不是他的随机应变,行动过程中还要多死几个。

        他是一名合格的小队指挥官,有指挥行动,布局全局的能力。

        要不是出了这码事,过几年等老黄退下去,他便是接替老黄,成为缉毒科负责人的首要人选。

        现在嘛。

        扛着口大锅,从总督察一下撸到了见习督察,还被丢在了公共关系科,看上去是没什么前途了。

        不过不要紧,下岗还能再就业,撸下去也能慢慢升回来,就看有没有人赏识你。

        有机会,吕泽还真想见见他。

        从能力来说,马昊天比何定邦,苗志舜这些人更有培养价值。

        马昊天可以为帅,统筹全局。

        何定邦和苗志舜,更多是一军主将,负责某个部门。

        至于凌靖,彭奕行,陈家驹这些人,在他看来连做大将的能力都不具备,最多是个先锋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