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酷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必须隐藏实力在线阅读 - 第121章 到来

第121章 到来

        听到楚尧的声音,天空中的箫烈等三个烈国一品大将军顿时就是笑了起来,笑声毫无任何顾忌的传入王都内所有人的耳中。

        楚尧也不生气,只是温和的看着他们三人。

        笑了足足十几息之后。

        箫烈饶有兴趣的看着下方的楚尧,不答反问道:“你,就是乾国所依仗的底牌了吧?”

        楚尧点头,道:“应该算吧,我答应过他们了,护佑他们乾国一次。”

        “可你在我眼中,根本不足挂齿。”箫烈再次放声大笑道,“面子?你的面子值几何?我为什么要给你面子?”

        “你可以不给我面子,不过如果你不给我面子的话,可能我会有点生气。”楚尧开口说道,声音依旧温和,然后忍不住想歪歪嘴。

        “你会有点生气又如何?”箫烈哈哈一笑,道,“难不成你还能杀了我不成?”

        “当然不是。”楚尧摇头,又是一笑道。

        “那不就得了。”箫烈大笑道,“你也杀不了我,我何惧于你?你...”

        “我不会杀你,因为我还要让你或者帮我给烈皇传话呢。”楚尧打断了他的话,依旧声音温和道,“不过其它人,可能就没这么好运气了。”

        “我会将他们从这个世界上直接抹去,不留下分毫痕迹。”

        箫烈顿时一愣。

        活了快百年了,他见过各种的吹牛逼,但吹这么大的老实说还真是头一次见。

        神策军是烈国的三大主战大军之一,全员精锐,装备精良,并且还有各种合击阵法,就算是涅槃十转中的第十转境界的存在,想要凿穿整支大军,将之打败也要费上好一番手脚。

        你这张口就是抹掉整支大军,怎么?

        你比涅槃十转第十转境界的存在还要强啊。

        “是么?”箫烈回过味来,脸上尽是戏谑之色道,“你能抹掉我整个神策大军?”

        “当然。”楚尧诚恳说道。

        “你既然能抬手抹掉我整个神策大军,那你岂不是可以打爆我烈国了?”箫烈愈发戏谑的说道。

        “可以啊。”楚尧一笑,温和道,“别说打爆整个烈国,我直接荡平你们整个烈域也不过是抬抬手的事罢了。”

        静。

        寂静。

        不论是烈国的十万神策军,还是说王都内的所有人,尤其是乾皇,乾后等乾国满朝文武都是惊愕一片的看着楚尧。

        这牛逼,吹的是否有点大了?

        虽然知道第四禁地确实厉害,他们也丝毫升不起敢和楚尧为敌的念头,但是现在面对可不是乾域,而是实力层次在涅槃十转境界的烈域。

        打爆烈国,荡平烈域,这...

        又凝固了少许时间。

        箫烈等三个烈国一品将军从愣神当中清醒过来,然后再次大笑起来,笑的几乎眼泪都快出来了。

        王都外的十万神策大军很多兵士脸上也都是露出笑容,不过却没人笑出声,因为军规军纪在这里。

        可楚尧依旧只是温和的看着他们,脸上没有任何气恼之色。

        “既然你如此厉害,那为何在这里和我们说这么多呢?”左边的一个烈国一品大将军好不容易止住笑意,笑吟吟道,“直接打爆我们烈国,荡平我们烈域不就得了么?何须如此多的话语?”

        “只要你打爆了我们烈国,荡平了我们乾域,自然不就护佑住乾国了么?”

        “明明有能力却不去做,这,啧啧。”

        “第一,我是夏族人,我们夏族人向来讲究一个先礼后兵,要先以理服人,然后不行了,再以力服人。”楚尧点头说道,“第二,我本身也是一个宅心仁厚,不喜杀生的人,一般不到迫不得已,我从不杀生。”

        听到楚尧的话,后面的乾皇等乾国满朝文武都是一脸幽怨的看着楚尧。

        大佬,您说您宅心仁厚,不喜杀生?

        您可别开玩笑了好么?

        刚刚被您二话不说,直接一指头干脆点死的那个朝堂大佬尸骨还没凉透呢。

        然后您现在居然说自己是一个慈善之人?

        您这样昧着良心说话,良心真的不会痛么?

        楚尧则继续说道:“还有最重要的是第三点,其实我想和你们烈皇聊聊关于你们烈域中夏族人的事,在不确定你们和烈域夏族人之间的关系为何之前,我尽量不出手吧,省的误杀友军了。”

        这一点楚尧有过经验。

        曾经就是到过一个小域,因为一些原因而差点打爆了一个宗门,结果事后才知道,这个宗门并非看到的和夏族人关系敌对,只是对方和这个小域的夏族人在谋划一个东西,互相飙戏而已。

        实际上两者关系很好,算是过命的交情。

        之后,楚尧就记住了这个教训,在没有真正确定关系到底为何之前,尽量不动手,省的造成误杀。

        烈域明显是有夏族人的,且看样子和夏族人纠葛还不浅,也不知道两者是友还是敌,所以在吃不准当中关系如何之前,楚尧也避免妄自动手。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只是基准在目前其实烈国还没真正触怒到自己的前提之下。

        倘若烈国真的做出了一些令人遗憾事情,楚尧也就只能说一声抱歉了。

        楚尧绝对不会因为这些牵绊就不动手。

        会考虑到牵绊,但不会真的被牵绊所束缚到,这就是楚尧目前的行事准则之一。

        “你居然是夏族人?”箫烈看着楚尧,顿时更加来了兴趣,“听说你们夏族人进入无尽之界才不过区区五年而已,普遍实力弱小不堪,天资出众者也是寥寥。”

        “倒是你们夏族的很多东西都很有意思,我们烈国上上下下都很喜欢。”

        “不如你来我们烈国吧,我可以向烈皇亲自为你担保,保你不死,然后来我府上当个门客,如何?”

        “你们烈国有几个夏族人?”楚尧根本未答箫烈的话,而是问道。

        “这个我不能说。”箫烈摇头,遗憾说道,“算是机密,等你真正来到我们烈国之后,再说吧。”

        “行吧。”楚尧点头道,“等你们烈皇来了,我亲自问他就是。”

        “但你恐怕是等不到吾皇了。”箫烈摇头说道,脸上尽是惋惜之色,“我作为先锋军,倘若不攻破王都我可半点军功。”

        “这王都我今天一定要攻破,谁来了也没用,我说的。”

        “那就是确定不给我面子了?”楚尧叹了口气,道。

        “你...。”箫烈摇头说道,但话音却是戛然而止,神色一肃,停顿了几息,然后冲着楚尧一笑,道,“算你运气好了,面子我给你了,陛下刚刚传讯给我让我先按兵不动,等他到来,他要亲自攻破王都。”

        “今个儿就先放你们乾国一马,再让你们多苟活一日罢了。”

        说罢,箫烈就扭头,对着王都外的十万神策军下令说道:“所有人,退后三十里,安营扎寨,等候明日陛下到来。”

        “是。”十万神策军顿时领命退后,开始安营扎寨,等候明日烈皇亲自到来。

        下方王都的所有人都是长长的出了口气。

        烈国给他们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虽然只是暂时退兵,明日会更加的凶猛,可终得苟活一日,总比今日就要死的强。

        “明日再见。”箫烈冲着楚尧居高临下的呵呵一笑,随之就是转身离去。

        另外两个烈国一品大将军也是如此,看了楚尧一眼,一并离开。

        下方的楚尧也收回目光,扛着扁担和赵玉秋一起回家了。

        而望着楚尧离去的背影,乾皇,乾后等乾国的满朝文武都是神色变幻不定。

        楚尧是否能够真的护佑住乾国他们心中也是没底,但现在也彻底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一条道走到黑。

        如果最后楚尧真的护佑不住乾国,那谁也没办法,只能以死殉国了。

        ...

        回到家。

        和往日并没有任何区别的吃饭,洗刷,收拾家务。

        赵玉秋几次想问什么,但都是话到了嘴边又放弃了,只能是幽幽的叹了口气。

        在她心头仍旧有诸多的不解。

        比如说这五年楚尧到底经历了什么,变得她是真的有些不认识了。

        从面容,到脾气,和曾经的那个记忆中的那个楚尧都发生了转折性的变化。

        并且强烈的直觉告诉她,这依旧只是表面罢了。

        楚尧还有更多的东西都隐藏在下面,她必须一点一点的耐心翻开,才能真正窥见其真容...

        一夜无话。

        第二天,楚尧扛着扁担做最后一天的任务。

        乾皇,乾后以及乾国的满朝文武也早就在码头边上等候多时了。

        同时四周还有一脸苦色的码头所有脚夫,货商,行客...

        已经到了王都存亡时刻,这个时候谁还有那个心思来码头啊?

        但不行。

        御林军,城卫军挨家挨户的要求,先砸钱,只要去码头上工干活,一家一锭金子,当场就给,并且还立下字据,事后绝不收回。

        若是还不同意,看见我手中这四十米的大刀了么?

        我再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去不去?

        软硬兼施之下,整个码头几十万脚夫,货商,行客加起来超过百万人都被迫动员起来,一如既往的来到码头...

        整个国家机器高速运转起来,如同一个恐怖巨兽一般,无情碾碎一切的不从者,只为楚尧的一声交待。

        而远处天空中。

        箫烈等在昨天夜里又是赶到的烈国其它大军一品大将军,足足十几个涅槃十转境界都是站立在那里,饶有兴趣的看着下方乾国王都中这令人古怪的一幕...

        临到生死关头,整个乾国所有高层不积极商议着应对危机,反而在动员王都几百万人陪着一个人玩,这脑袋莫非真的被驴踢了?

        “箫烈,这乾国什么情况?”一个刚到的涅槃二转女子一品大将军看着下方,好奇道,“在码头等什么?”

        这个女子一品大将军面容英武,身躯玲珑,一身白色盔甲,整个人站在那里显得是飒爽英姿,好似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等一个脚夫,一个他们自认为可以护佑住他们乾国的底牌。”昨夜到的一个一品大将军笑着说道,“最有趣的是,这个脚夫昨天的口气狂妄的让人只想发笑。”

        “怎么一个狂妄法?”女子一品大将军愈发好奇问道。

        “人家要打爆我们整个烈国,荡平整个烈域呢。”又一个一品大将军开口,将昨日的事情详细叙说了一遍,顿时引得这个女子一品大将军在内的十几个一品大将军皆是捧腹大笑,差点站不稳。

        下方的烈国很多兵士很多人脸上也都是露出笑意,虽然因为军规军纪不得妄笑妄动,但是总有老兵油子不怕事,窃窃的私笑之声是此起彼伏。

        太好笑了。

        打爆烈国,荡平烈域。

        这是所有烈域人长这么大听到的最可笑的一个笑话。

        “是哪个脚夫?让我瞅瞅?”止住笑意之后,这个女子一品大将军相当感兴趣的说道。

        “诺,就是那个。”一个一品大将军凌空指着楚尧,笑着说道,“就是那个长的最好看的那个。”

        女子一品大将军顺着指示很快就是看到了楚尧,但她又很快的缓缓眼睛睁大,呼吸莫名的急促起来。

        不行,得想办法保下这个脚夫,最好是把他留在我军中大帐内随身侍候,这样我就可以不用每天再吃顶花带刺,绿色带弯的水嫩小黄瓜这道下酒菜了...望着远处的楚尧,一品女将军心头电转。

        “来来来,咱们开个赌局如何?”一个烈国一品大将军突然提议说道,“就赌等会陛下到来之后,乾国王都能支撑多久。”

        “我赌一刻钟。”

        “我赌半个时辰。”

        “我赌一个时辰。”

        十几个烈国大将军纷纷下注,在空中谈笑风生,仿佛这不是一场灭国之战,而不过是一场人间游戏而已。

        下方王都内很多人乾国人都是愤怒的看着这一切,愤怒他们把自己等人都当成棋子一般看待,但随之又是颓然一片。

        愤怒又如何?

        实力没人强,也就只能任人戏弄。

        时间一晃,很快就到了中午时分。

        楚尧停下来,吃饭,休息,然后安静的等着下午最后一次上工。

        而也就在此时。

        远处的天空中响起轰隆隆的战车碾压当空的声音,所有的烈国一品大将军顿时止住笑意,扭头望去,当即站好,神色恭敬的等候。

        下方王都内的所有乾国人也都是看向远方的天空,无数人的瞳孔瞬间紧缩成了一个针尖,下意识的屏住呼吸,神色一片敬畏。

        烈皇,率领烈国大军,终于是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