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酷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必须隐藏实力在线阅读 - 第93章 卦象

第93章 卦象

        偌大的祈年场上。

        明明空旷的广场本应该空气流通,但此刻却仿佛凝固成胶一般,压抑的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乾国,将灭,时间只剩一个月。

        这样的卦算结果就如同雷霆一般轰击在每个人心头之上,让所有人都是心情沉重一片。

        不少朝堂大佬都是看向已经恢复过来,坐在凳子上喘息的天青上人,眼光微微闪烁。

        天青上人的卦算结果向来都没出错过,这次的卦算结果虽然惊人无比,让人忍不住去怀疑其真实性,但仍旧是以信服居多。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所以各位朝堂大佬都很想让天青上人分别为他们算上一卦。

        倘若一个月后乾国真的迎来灭亡,那么他们的各自命运,又当如何?生路何在?

        大难临头,有人选择与国同休,有人选择退而求其身,人性之复杂,本就无法一言概之。

        沉默许久之后。

        乾皇再度开口问道:“上人,能否有解救之法?”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是聚焦在天青上人身上,目光当中充满期待。

        天青上人起身,颔首道:“那让我再算上一卦。”

        乾皇点头:“那就有劳上人了。”

        天青上人再度登上祭坛,开始拨动八卦盘,开始进行卦算。

        所有人都是一言不发,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多喘一下。

        时间一点一点的走过。

        看不清天青上人的背影,只能看见他每一次拨动八卦盘的动作都是越来越慢,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也犹豫着什么。

        终于,过去了足足一个时辰之后。

        只见后背已经被浸湿的天青上人深吸一口气,抬手向着八卦盘的中心缓缓拨动而下。

        所有人的一颗心也顿时被吊到了顶点。

        见了很多次天青上人卦算国运,他们也知道那是一个卦的最后卦算步骤,相当于要开始计算之前的所有条件,最后得出结果。

        只是。

        就在这时,整个八卦盘突然毫无任何征兆的直接崩碎当场,化为无数的碎块溅射四方,不少太监,宫女当即就是挂了彩,甚至还有人毙命。

        猝不及防的天青上人整个人更是咻的一声?    就像脚底下踩了一根窜天猴一般?    屁股后面带着滚滚的浓烟,整个人被炸的直直飞向天空?    化作了一个光点。

        祈年殿上?    顿时慌乱一片。

        乾皇,乾后等所有王公权贵?    朝堂大佬都是仰着头,看着天空?    有些惊慌的等天青上人落下来。

        谁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怎的卦算一下如何解救乾国灭亡之法会引得如此大的反应?

        要知道那八卦盘可是乾国的镇国之器?    论起坚硬程度就不用多说了,竟然当场崩碎?

        到底,发生了什么?

        远在天望码头的楚尧耸动了一下肩膀,突然感觉有点痒?    然后看了一眼皇宫方向?    继续如常干活。

        这不是第一个不小心卦算到自己的卦算师了。

        之前在其它小域的时候就发生了不少类似事件。

        天青上人这结果其实还算是好的了,只是意外卦算到自己而已,也就受点伤,没什么生命危险。

        不像之前楚尧在一个小域的时候,一个卦算师凭借那个小域的地脉?    专门就是去卦算自己的。

        结果好家伙,整个小域差点直接没了。

        目光再转回来。

        过了足足百息之后?    众人这才看到天青上人从天而降,整个人化为一个巨大的火球?    引得王都的很多老百姓都是纷纷仰头观望。

        “砰。”

        天青上人重重落地,整个人一片发黑?    眉毛?    头发全部被烧光?    赤螺螺的躺在那里,有气无力。

        在场的所有女性忙不迭的转过头。

        乾皇,长公主等一些修为不弱的早就觉察到不对,先一步闭上了眼睛,这才没有被辣到。

        但也有久处宫中的老宫女情不自禁的吞了吞口水...

        “上人。”

        一番抢救,天青上人终于醒了过来,脸色苍白一片,又是连咳三大口鲜血。

        “陛下。”天青上人艰难起身,披着旁边人送来的袍子苦笑道,“我怕是测算到了不该测算的人和物,才会有这个结果了。”

        “何意?”乾皇皱眉道,“测算到了不该测算的人和物,竟会有如此大的反应?”

        “会。”天青上人点头无奈道,“我们学卦算的第一条禁忌就是,千万不要卦算一些不该,不能,也不可被卦算的人和物以及事。”

        “因为那后果只有一个,当场神魂俱灭。”

        “就比如说我现在要去卦算佛祖,道尊的一点动态,那想都不用想,我绝对是死定了,当场原地爆炸那种。”

        “方才出现如此变故,应该就是我不小心碰到了一尊恐怖存在,所以才会招来如此大祸了。”

        “不小心碰到一尊恐怖存在?难不成我乾国一个月后灭亡跟祂有关?”乾皇开口问道。

        “并不是。”天青上人摇头道,“乾国的灭亡之祸源头我测算不出来,因为有人屏蔽了天机,我只能测算到结果,而无法知道缘由。”

        “那尊我不小心碰到的恐怖存在并未出现在乾国灭亡之祸卦象当中,祂和此事并无任何关联。”

        “那简单来说,就是有个恐怖存在在我王都当中。”乾皇理解了过来,若有所思的说道,“乾国灭亡之祸是其它引起,当你卦算如何解决我乾国灭亡之祸的时候,卦象把你引到了祂那里,从而导致了刚才的一切。”

        “对,就是这个意思。”天青上人点头说道。

        “那也就是说,这尊恐怖存在有能力解决我乾国的灭亡之祸,对吧?”乾皇突然激动道,“不然的话,卦象不会把你引到他那里。”

        “应该是吧。”天青上人迟疑着说道,“但我不确定,因为毕竟卦象结果没出来,只能说是有可能罢了。”

        乾皇没有说话,只是眉毛飞扬。

        有希望就好,总比只能等死要强的多。

        “那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找到这位恐怖存在,然后请他出手为我乾国解难了。”乾皇声音略带兴奋的说道,“这位恐怖存在究竟...”

        话音,戛然而止。

        “第四禁地。”

        乾皇等所有的王公权贵,朝堂大佬齐齐说出了一个名字,异口同声。

        倘若说王都有谁是卦象中现实的那位恐怖存在,恐怕非第四禁地莫属。

        “什么第四禁地?”天青上人顿时愕然道,“王都不是只有三大禁地么?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

        “上人你有所不知,现在已经没三大禁地了,只剩下第四禁地了。”一位阁老谢灵开口,解释说道。

        天青上人当即一惊,连忙低声询问当中的缘由经过。

        “第四禁地已经不在春雨巷了,我们该如何寻找?”乾后终于开口,蹙眉道。

        当日楚尧带着苏酒儿搬离春雨巷之后,其实乾皇等又去拜访了一次春雨巷,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等了数天之后,大着胆子进去一查,才知道第四禁地已经走了。

        所以也就有了乾后现在一言。

        “全力寻找,哪怕掘地三尺也在所不惜。”乾皇发令道,“但一定要注意态度,万万不可有丝毫失礼之处。”

        众王公权贵,朝堂大佬皆是领命,然后纷纷散去,谁也不敢三心二意,都是全力发动手中的力量进行寻找。

        人群当中,唯有长公主目光当中尽是笑意,甚至有几次开口,却都生生止住了嘴。

        因为只有她知道第四禁地究竟是谁。

        但虽然她知道楚尧的真正身份,可倘若她就这样说出来,乾皇和乾后以及朝堂上的衮衮诸公是开心了,但天知道会不会引得楚尧的不快。

        所以,在没有弄清楚楚尧的真正态度之前,她不会,也不能,更不敢说。

        之前一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去拜访楚尧,现在真是太好了,终于找到理由了...长公主心头如是说道,嘴角带着浅笑离开。

        只是她却没注意到,远处的三皇子在若有所思的盯着她。

        ...

        一晃,又是数日时间过去。

        教坊司。

        乾国一个月后即将迎来灭亡消息被严格封锁,并没有传播开来,因为一旦传播,很容易引发动乱,所以王都的很多人都是酒照喝,舞照跳,一切如旧。

        今日下了工之后,楚尧并没有回家,而是来到了教坊司。

        原因很简单,李谨舟请客。

        请客的原因没说,反正就是请客。

        来到教坊司。

        楚尧一如既往的不带钱,也一如既往的劲直入内。

        旁边有其它嫖客看了顿时不爽,质问老鸨,凭啥我进门要进门费,带个路要带路费,喝个茶要茶水费,就差上个厕所拉个屎也要按两数收费了。

        都是嫖客,凭啥他就不掏钱?

        都是出来嫖的,搁这装什么清高呢?

        然后只见老鸨掩嘴一笑,道:“客官你别闹了,你是来嫖的,人家可不是。”

        嫖客顿时大怒:“你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么?来教坊司不是来嫖的,难不成还是来看人看嫖的不成?”

        但没想到老鸨又是掩嘴一笑,风情万种的说道:“不不不,这位公子自然不是来看人嫖的那么无聊,只是因为,他不用给钱啊。”

        “不用给钱,自然就不算嫖,自然也就不算是嫖客喽。”

        嫖客:“???”

        又有嫖客怒道:“他凭什么不用给钱?就因为他好看?我们不好看?”

        老鸨叹了口气道:“客官,这大实话就没必要说出来自己亲自扎自己一刀了吧?”

        嫖客:“???”

        直接来到小雨别院,李谨舟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进门。

        里面除了李谨舟之外,还有十几个李谨舟的其它好友,比如独孤英等。

        这个李谨舟提前给楚尧说过了,楚尧并不介意。

        看到楚尧进来,除了独孤英之外,李谨舟的其它好友都是好奇的看了过来。

        虽然早就知道李谨舟这个人交朋友只看心情,从不在乎身份,地位,且李谨舟也已经提前告诉过他们,楚尧是他的贵客,但当真正看到楚尧之后,他们还是愣了一下。

        一个区区后天淬体境,如何成为李谨舟的贵客的?

        带着这个疑惑,众人倒也没人质疑什么。

        因为楚尧能和李谨舟交朋友,是因为李谨舟虽然好酒好色,但总体来说人品可以,而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李谨舟又交的朋友,人品也都差不到哪里去,自然不会有人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楚尧也是目光一扫,落在了人群中的天青上人身上,有些意外。

        没想到李谨舟和天青上人也有一腿?

        这老小子自己前两天在码头耽误自己的事,自己差点忍不住下去手一巴掌拍死他。

        还好,没真的出手。

        “楚尧因为下工晚,所以来的也最晚,大家莫怪。”李谨舟主动对所有人解释道,“现在人到齐了,开始吧。”

        “好。”众人开口说道,但却纷纷再次看向楚尧,目光愈发古怪。

        李谨舟并没有告诉他们楚尧是做什么的,怎么问也不说,就只是笑而不答。

        现在众人才知道楚尧似乎还要干活?

        你开啥子玩笑?

        在做的你看谁是打工人?

        就是好奇楚尧干什么活来着的?

        在哪里打工?

        等会问问再说。

        “姑娘们,出来了。”李谨舟熟练的一拍手,早就在旁边等候多时的大小花魁们就纷纷鱼贯而入,走了进来。

        各大小花魁眼睛皆是一亮,目光都落到了楚尧身上,一个个都想往楚尧身边凑。

        但她们也都非常有素养,不会说真的把其它客人都扔到一边全部一窝蜂的跑到楚尧身边而置其它人不顾。

        这很没职业道德的。

        最终经过一阵看不见的明暗交锋,是最好看的俩大花魁凑到了楚尧身边,其它的小花魁们只能去其它人边上,每个人身边一个,倒也是井井有条。

        李谨舟还是没说请客的原因,只是招呼所有人吃,喝,玩。

        只是这吃着玩着,楚尧就不得不推开一直坐在自己大腿上不肯下来的俩大花魁,得出去洗洗腿。

        太黏糊了。

        李谨舟也跟着走了出来。

        “什么事,说吧!”楚尧叹了口气,头也不回得说道。

        (PS:就这一章了,卡文卡的我实在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