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酷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必须隐藏实力在线阅读 - 第88章 邪灵

第88章 邪灵

        牛二是这条街上出了名的一个地痞流氓。

        昨个儿他接到一个活,要去调戏一个小姑娘,但要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且一定不能真的上手调戏。

        要演。

        演的很逼真那种。

        牛二很懵,感情这年头真的就是什么人都有对吧?

        花钱请人调戏自己,神经病。

        不去。

        我牛二就算是个地痞流氓,但也是一个有骨气,有尊严的地痞流氓,说调戏小姑娘就真的调戏小姑娘,说夜踹寡妇门就夜踹寡妇门,就谁有空在那里陪着你过家家演戏?

        蹭了半天就是不进去?

        玩呢?

        你以为老子整天闲得慌,有时间陪着你瞎胡闹?

        可是,我还是答应了下来。

        因为...他给的实在是太多了啊。

        来到秋风巷口,牛二根本什么都没多想,直接大步走了进去。

        对方并没有说在秋风巷哪里,只说会在巷子里的一户人家门口等着,是一个很漂亮的白衣少女,只要自己上去调戏其它就不用管了。

        如果受伤,医药费管够。

        可是。

        “砰。”

        刚进巷子,一块碎石就凌空激射了过来,直接射穿了牛二的胸膛,在上面留了一个巨大的血洞。

        老子招谁惹谁了,那老头说的医药费管够,那后事管不管?还有老子的儿子,今年才三岁,哦,不对,老子的儿子不用担心,许家的大郎帮我养着呢。

        可是,老子不想曝尸野外被野狗啃啊。

        带着最后一缕念头,牛二捂着汩汩流血的胸口就软软的躺了下来,依靠在墙壁之上,彻底没了动静和呼吸。

        ...

        楚尧院落门口。

        白衣少女站在一旁,左等右等,等的焦急一片。

        远在千里之外的一大家族人也同样是左等右等,一个个伸的脖子疼。

        什么情况这是?

        不是说要上演英雄救美女的老戏码的么?

        怎么这地痞流氓呢?

        没地痞流氓这接下来还怎么演?

        “陈伯到底和那个地痞流氓说妥了没有?”冰山少女生气自言自语说道,“这地痞流氓不会是死了吧?”

        “女儿,既然没反派你就撤吧。”耳边传来神色威严中年人的高兴声音。

        冰山少女有点犹豫。

        事情都走到这一步了?    就这样放弃总觉得有点不甘心。

        “就是女儿?    一个区区脚夫而已,何德何能配得上你?”衣着华贵夫人也是开口?    苦言劝说道?    “你是金枝玉叶,嫁给他实在是委屈了啊。”

        “星儿?    你听奶奶说,赶紧回来。”一个慈祥的老妇人把镜子抢到手中?    用着最和善的声音说道?    “只要你愿意不再嫁给那劳什子的什么脚夫,奶奶的那个凤凰玉钗就送你了。”

        其它的族内亲戚也都是纷纷说道,一时之间,冰山少女耳朵边是乱糟糟的。

        “算了?    算了?    今天算了,明天再来。”见到这戏演不下去了,再加上一大群人的苦口婆心劝说,冰山少女也是心生退意,就想溜之大吉?    嘀咕着说道。

        但就在此时。

        吱呀一声,门开了。

        趁着宵禁前?    楚尧站在门口要出去一趟帮苏酒儿买个东西。

        看着面前的楚尧,冰山少女腾的一下脸就红了。

        她万万没想到?    和楚尧的真正第一次见面居然会变成这样。

        与此同时,冰山少女的族人也全部通过她眉心之间的万里传影符看到了楚尧。

        顿时之间?    原本还在那里劝说冰山少女?    熙熙攘攘如同菜市场的族人们全都是一呆?    变得鸦雀无声起来。

        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好看的脸?

        如果评价一张脸有分数,这么这张脸的数值就是无穷大啊。

        怪不得星儿会一眼央中这个脚夫,原来如此,不怪她不怪她,只怪这诱惑实在是太强了,小姑娘家家的哪里顶得住啊...冰山少女的族人心头闪过这些念头。

        “这个脚夫...还不错。”衣着华贵夫人虽然没有松口要把自家的宝贝女人嫁过去,但是已经有些松动了,点头说道。

        至于刚才她说的区区一个脚夫何德何能,太过于委屈的话,嗯?什么?我说过什么了么?谁听见了?

        “确实不错。”

        “我觉得也还行,就是不知道人品如何,天资如何?”

        “我觉得如果这个脚夫人品还可的话,不妨让他入赘我们广陵家吧。”

        “他还有妻子怎么办?”

        “休了嘛,多简单的事,星儿嫁给他没问题,但万万是不能当小妾的。”

        “没错。”

        族内的所有女人迅速达成一致。

        但所有男人都是坚决反对。

        “男人,光好看有什么用?还得要有本事才行,倘若光有皮囊没本事,充其量也不过是一废物草包而已,这样的人也能进我们广陵王府的门?”

        “不错,男人,关键还是要看能耐,能耐不行,其它都是白搭,我们广陵王府坚决不要小白脸,吃软饭的全部给爷死。”

        “话说,我们广陵王的门槛已经低到这个地步了么?区区一个脚夫也有资格进了?我们广陵王府的脸面何在?”

        ...

        就在那边吵吵闹闹的时候,楚尧此刻开口了,看着门口的冰山少女声音温和道:“你站在我们家门口有什么事么?”

        “我,我...”冰山少女脸色通红,口中结结巴巴,突然灵光一闪,捂着肚子,可怜巴巴的说道,“我身体走着走着好像肚子不太舒服,所以就停在这里歇一下,可以在你家歇歇脚么?谢谢了。”

        记得爹给自己讲故事说,他当年就是用这一招和娘认识的,先找了个身体不舒服的借口进家门,然后就装病躺下表示动弹不了,反正就是赖着不走了,最终日久生情,成功拐跑别人家的女儿。

        自己现在这么说应该也没问题的吧?

        千里之外感觉到这一幕有点似曾相识的衣着华贵少妇也是斜了自己夫君神色威严中年人一眼。

        “行吧,那你进来吧。”楚尧点点头,就要带着冰山少女进门。

        我真是蠢死了,玩什么英雄救美的把戏啊,直接这样来不就好了么?还是老爹的话管用啊...心头吐槽着自己,冰山少女面带笑意抬脚,要跟着楚尧回家。

        突然。

        身后的空气莫名变得死寂起来,凝固一片,温度更是骤然降低到冰点之下,让人莫名打了一个寒颤。

        楚尧和冰山少女都是抬头望去。

        一个面容普通,身上挂了彩,有些血迹斑斑的中年人站在巷子中,神色相当难看的看着前方的两人。

        远处,陈到的师兄站在那里,靠着墙壁,也好不到那里去,脸色苍白,嘴角有血迹,神色也明显萎靡一片。

        两人在那里打了半天,在陈到师兄的反复解释之下,面容普通中年人这才觉察到自己真的好像认错人了。

        再进一步确认,卧槽,真的错了。

        这就真的很郁闷了。

        面容普通中年人是真的很想骂人。

        你好好一个人装什么老头,穿什么青衣?害的老子以为你是广陵王女儿身边的那个陈伯,以为要先搞定这个陈伯才能去杀广陵王女儿。

        陈到的师兄更想骂人,我装老头,穿青衣管你什么事?吃你家大米了?

        既然确认认错人了,两人也就当即停手,分别恶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重新向着自己的目标各自而来。

        “未久?”

        看到面容普通中年人,尤其是注意到面容普通中年人手腕上的那一个标志性的三滴血纹身,冰山少女顿时惊呼起来。

        远在千里之外的所有族人也都是瞬间脸色全部大变。

        未久的名头响亮无比,大桥帮的底牌杀手,也是整个乾域杀手界唯一一个化龙大劫杀手。

        他是自己主动入帮当的杀手,没人知道他好好一个化龙大劫高手,无论在哪里都能众星拱卫,风光无限,为何要来做这种见不得人的黑暗之事。

        且他每次出手的容貌形体都是不同,唯一不变的就是手腕处的三滴血纹身,是他的专属身份标志,每次杀人必亮出。

        有人也想试图通过这一线索去追查未久的真正身份,但可惜,那三滴血纹身也不知道是如何隐藏和消失的,反正这条线索未久敢放出来,就说明他有恃无恐,根本不怕追查。

        总之,这是一个谁也猜不透他真实想法,应该有点喜欢装逼的杀手。

        不爱装逼的话,能非要弄个自己的专属身份标志么?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未久一样?

        “遭了遭了,未久是冲星儿去的。”冰山少女的一个姑姑慌张说道。

        “不慌不慌,星儿身上有宝物,未久伤不了星儿。”冰山少女的一个婶婶镇定说道。

        “我就说了吧,男人看脸是不行的。”一个表哥开口,傲然说道,“你说这个时候这个脚夫有什么用?”

        “除了好看,一无是处。”

        “男人,终究还是要有本事才行。”其它的几个表哥,堂哥们也纷纷开口,坚持自己的真理。

        而他们的脸也完美的证明了这一点。

        “未久?”

        听到冰山少女的话,楚尧则是一愣。

        这是什么名字?

        “他是大桥帮的杀手未久。”冰山少女声音慌乱的说道,“化龙大劫高手,你,你快躲进去,他是来杀我的,和你无关。”

        远在千里之外的一众族人顿时都是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欣喜。

        欣喜是自家的闺女心地善良,是个好人,生气的事这死妮子居然到现在还想着护男人,这事要是换在他们身上,绝对第一时间把楚尧扔出去挡枪,然后自己趁机逃跑。

        “大桥帮的杀手未久?”楚尧脸色古怪一片,“大桥...未久?”

        “死吧。”

        未久嘴角带起一缕狞笑,口中一声低喝,当即欺步上前,无情杀来。

        漫天的剑芒如同银河一般倾泻而下,凌厉的剑气笼罩四方,不光把冰山少女彻底笼罩在其中,楚尧同样被罩于其内。

        因为在他看来,楚尧不过是一个被意外卷入的小人物而已,杀了也就杀了,又如何?

        只能怪他命不好罢了。

        冰山少女吓的全身发抖,在自己腰间慌乱一片的摸来摸去,自己的那个大宝贝放哪里来着了?

        远在千里之外的冰山少女所有族人都是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楚尧叹了口气。

        一步上前,但却并未出剑,而是抬手一拍,如同拍苍蝇一般。

        “砰。”

        未久的身形顿时当空炸裂,化为漫天的血肉碎片,溅射四方。

        刹那间。

        静。

        寂静。

        不管是远处的陈到的师兄,还是远在千里之外的冰山少女一众族人顿时全部是如遭雷击,脑袋变得一片空白。

        杀手未久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虽然没人知道他的真正身份,但是根据他的屡次战绩可以确定,他的战力哪怕在王都的十几位化龙大劫高手当中也要占据前五之列。

        结果现在,他在一个脚夫面前,被这个脚夫随手一巴掌拍死了?

        所有人皆是呆呆的。

        尤其是冰山少女的那些个表哥,堂哥们,一个个脸庞顿时变成的猪肝色...

        但下一息,远在千里之外的冰山少女所有族人顿时醒悟过来。

        这个脚夫,在扮猪吃老虎,他,也是一尊化龙大劫高手。

        等等。

        不对。

        就算同为化龙大劫高手,也不至于说一巴掌就拍死未久吧?

        未久没这么菜逼的。

        所以这是...

        远在千里之外的冰山少女所有族人突然皆是心脏狂跳起来...

        但这个时候,简单一个平A,一巴掌拍死未久的楚尧却是并未离开,然后看着那堆碎肉,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等了短短十几息之后。

        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竟然就从那堆碎肉上漂浮了出来,站在了空气当中,而此刻他也露出了真正面容。

        赫然正是炎王。

        堂堂一个炎王,竟然就是杀手未久。

        楚尧点了点头。

        这就是他没动用自己剑法的原因。

        自己的那一招剑法有缺陷,每次都会蛋疼的留下一对脚趾头,而这个炎王则是会道门的神魂出窍之法。

        只要他留有肉身,哪怕是一块碎肉,他都能以神魂姿态出现,然后进行夺舍再生。

        除非是一剑下去,肉身和神魂全部寂灭杀掉才能真正杀死他。

        所以楚尧也就懒得动剑了,简单一个平A,让他神魂自己出来然后再进行灭杀就是。

        当然,楚尧也不是说做不到将肉身和神魂一块消灭掉,只是那些都是大招。

        嗯,说起来,楚尧目前会的都是大招。

        其它的攻击手段,基本只有两个。

        一个是自己琢磨出来,但却会每次都留下一对脚趾头的蛋疼剑法,另外就是最基本的平A了。

        至于其它的,比如当日佛家的六字大明咒,道门的九字真言,幻化佛祖和道尊虚影,那些楚尧觉得自己学的还是不够好。

        拿来人前显圣可以,但出去打人,楚尧觉得自己还是差了点。

        不能把对方上来就挫骨扬灰,神魂和肉身一起打爆,直接从这个世界上抹掉,楚尧就觉得自己这些手段拿不出手,有点丢脸。

        “你到底是谁?”炎王的神魂在空中随风舞动,模糊不清的脸上尽是忌惮之色道。

        “我只不过是一个区区的脚夫罢了。”楚尧颔首说道。

        炎王,陈到的师兄,远在千里之外的冰山少女族人都是一片沉默。

        “请神。”

        炎王没有再多说什么,神色一横,口中低声一喝,拿出了自己的最终底牌。

        他不知道自己若是逃跑的话,能不能跑得掉,对方诡异的可怕,不如拿出自己的底牌拼一把,且他对自己的底牌有极强的信心。

        “呜呜呜...”

        莫名的风声响起,四周的空气当中顿时弥漫出如同液体一般的粘稠黑暗,地面之上的也开始有不知名的黑色液体横流...

        不远处的陈到师兄顿时惊恐一片,想要逃跑,但是双脚已经被地上的那些黑色液体给缠住了,再也动弹不得。

        接着,炎王神魂背后的空气当中,一个带着极致恶意的高大虚影就冒了出来,它的身体完全看不清楚,唯有有一双猩红至极的眼睛格外醒目,只是当中散发着深深的暴虐之意,让人看了是不寒而栗...

        邪灵。

        和梦魇是一类生物,不过可比梦魇强大太多了。

        “嘿嘿嘿嘿...”炎王神魂狞笑起来,对着楚尧残忍说道,“没想到吧?我可以请邪灵大人降临,我管你是什么存在,在邪灵大人面前,你注定...”

        话音,戛然而止。

        “你召唤了一尊邪灵?”楚尧一拍脑袋,想了起来,顿时道:“嗨,你不说我都快忘记了,我也能召唤邪灵。”

        “不过它好像不是一般的邪灵,一直叫嚣自己是邪神的一道分身,是天下间所有邪物一脉的源头,更是天下间黑暗动乱的源头之一,和蛊神并列。”

        “我前年抓到它之后就把它封了起来没管它了,这都一年多没理它了,不会饿了死吧?”

        楚尧说着就抬手,五指一摊。

        一尊恐怖到无边无际的黑色虚影就从楚尧的手掌当中冒了出来,刹那间,不再局限于秋风巷,整个王都,或者说整个乾域,甚至连带着附近的几个小域,以及波及到更远的地域范围之内,无数生灵都是没由来的惊恐一片,全身颤抖个不停。

        前方,炎王的神魂以及它旁边的那尊邪灵都是呆住,脸色一点点的彻底褪尽。

        然后。

        那尊被召唤出来的邪灵立马收起了身上得所有邪恶之意,整个人看起来是温顺无害,接着更是噗通一声,直接跪下。

        “邪神大人在上,小的罗希达多耶鲁乌鲁拉普达甘霖娘(此处省略三百字)....拜见邪神大人,祝邪神大人身体安康,万事如意。”这尊邪灵露出真容,竟然还是一个身材火爆的大美女,跪在那里老老实实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