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酷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必须隐藏实力在线阅读 - 第159章 木钥匙和铁锁

第159章 木钥匙和铁锁

        天字八号房内。

        趁着一个小儿送酒的开门空隙,马三龙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站在了房间的角落当中,脸上带着戏谑之色的看着房间中的众人。

        这事他干的真不是一件两件了,太简单了,只需要把毒药悄悄放入目标的酒杯当中,然后站在一旁静观其变就是了。

        任你是一方宗门掌门,或者是一方大城城主,又或者是一尊实力高绝的大高手,又如何?

        在我马三龙面前,我说要你三更死,你就绝对活不过五更。

        我马三龙,就是神。

        在黑暗当中掌控无数人生死的神。

        但在进入包房之内马三龙并没有马上动手,而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包房内几个名声在外的大花魁,情不自禁的吞了屯口水,大饱眼福。

        没错,这厮是一个老色批。

        虽然马三龙自封自己为黑暗中的神,但是实际上他的修为并不高,也就先天通灵境界而已。

        想要和锦绣楼的花魁进行深入浅出的交流,他还真不够格。

        哪怕他再有钱,对方也决计不会见他一面。

        而他也不能过分暴露自己有钱,否则一个区区先天通灵境界居然能拿得出这么大一笔钱,分分钟会被有心人盯上,迟早会暴露他的隐身秘密。

        当然,也可以选择下迷药。

        趁着花魁熟睡,下个迷药之后还不是嘿嘿嘿?

        不过这里就要普及本书的另外一个基础设定了。

        境界越高,肉身越强,当中不同境界的肉身差距,在硬度,密度,质量等各个方面都会不断扩大。

        若是再形象的说就是,铁制钥匙可以轻易打开木锁,但木制钥匙却无法打开铁锁。

        锦绣楼为什么是金陵府城第一青楼?

        因为这里的姑娘不是凡人,都是有修为的。

        不过这些修为都不是修炼上去的,全都是嗑药硬推上去的,除了能够强身健体,延长寿命,姿势更好,扛得住液压泵之外,其实战斗力很一般。

        不过,毕竟是达到相应境界了,肉身也在相应程度之上,所以,马三龙的木制钥匙还真打不开人家的铁锁。

        迷晕也没用。

        铁就铁,木头就是木头,铁即便再软木头也撬不开。

        所以,这里就揭示了一条异世界的真理,真的,没有修为你丫连嫖都嫖不了,只能望洋兴叹,望海流泪。

        另外,恐怕还有人就要问了,既然马三龙不行,张大勇三个废柴为什么就可以?

        他们怕是连木制钥匙都不如。

        这不简单?

        铁锁自己想开了嘛。

        因为这些原因,所以,马三龙对于这种事是有一种别样的执念,只要逮到机会,必定先干私事再做正事。

        正事都做完了,私事还怎么做?

        当然私事为重。

        只是下个毒而已,手到擒来的事情而已,不急,先过足眼瘾再说。

        “张大少好棒啊!”

        “罗少你别摸了,吃点东西嘛。”

        虽然众多花魁的目光都在楚尧的身上,但是毕竟都是锦绣楼出身,基本的职业素养还是有的,不至于说把张大勇三人完全扔到一边不管,所以十几个花魁和张大勇三人分别黏糊在一起,咯咯直笑。

        张大勇三人也像三头发情的野狼一般,在那里拱来拱去,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时不时的哈哈大笑。

        纨绔子弟的生活有多快乐?

        纨绔子弟的生活你根本想象不到有多么快乐。

        楚尧左手搂着鱼玄机,右边搂着杜秋娘,也在那里笑呵呵开玩笑,逗的身边的两个大花魁早就软成一滩烂泥了,仿佛根本没看到马三龙一般。

        又过了片刻。

        马三龙终于过足了眼瘾,然后恋恋不舍的收回了目光,重新看向楚尧,眼中闪过一抹狠辣之意,接着就走了过来,小心避开包房内的其它人,并且从怀中摸出了一包药。

        这包药是陈长庆找苍域当之无愧的第一毒师,千手人屠所炼制,只要被吞服下去,真武八阶也得跪。

        毒杀这个小小的纨绔子弟,小意思。

        来到楚尧身边,打开药包,马三龙就要把毒药冲着楚尧的酒杯当中洒下去。

        但是突然,楚尧一个抬手就把酒杯拿走了,马三龙的毒药顿时就洒了一个空。

        TMD...心头暗骂了一声,马三龙顿时赶紧把落在桌子上的毒粉用手想要擦干净。

        虽说这玩意无色无味,但这只是针对寻常人而言,若是毒道高手来勘查现场还是能够发现的,到时候就是破绽。

        只是。

        楚尧这个时候不知道和旁边的张大勇聊到什么聊到兴起,神色亢奋,顿时拿着喝完酒的青铜酒杯就是冲着旁边的桌子重重砸下,然后不偏不倚,直接砸在了试图擦干净桌子上毒粉的马三龙手指之上。

        我草草草...马三龙顿时疼的眼泪是直接飙了出来,捂着自己的手就是蹲在了地上,口中想要惨叫,但愣是生生的给憋住了。

        一旦出声,命就没了。

        再疼也得忍。

        “什么东西?”楚尧顿时扭头看向桌面,有些‘惊疑’。

        但看了两眼,没发现什么异样,楚尧就收回了目光继续和旁边的张大勇聊天,一旁的花魁也适时倒满了酒。

        蹲在那里的马三龙抽了半天凉气,终于回过来劲,然后黑着脸再次掏出药包下毒。

        但还没等毒粉洒下来,楚尧再次提前一步把酒端走,一饮而尽,马三龙的毒粉再次洒落在了桌子上。

        接着,马三龙只能再次去擦毒粉,楚尧也正巧又一次和张大勇聊到兴起,又一次把青铜酒杯重重砸在桌子上...

        马三龙梅开二度,再次痛苦的蹲了下来,眼泪不争气了流了下来。

        然后是第三次。

        马三龙颤抖着再次掏出药包,又要下药,结果是再度重复上面的剧情...

        不过,没有第四次了。

        因为当马三龙第四次想要下药的时候,楚尧突然一个大力挥动胳膊,直接一手背就打在了马三龙的手背之上。

        于是乎马三龙手中的毒粉就直接一股脑的拍了他一脸,甚至还有少许进入了他的嘴唇之上,被唾液瞬间浸湿。

        马三龙呆了一下,然后就面目狰狞的开始疯狂的扣自己的嘴巴。

        要死了要死了啊...